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根经济学论坛

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鲁迅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财经评论人。长期供职于银行、证券行业,曾公派出国学习现代金融业务与管理。中国金融学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奥朗德拯救不了欧债危机  

2012-05-07 23:18:04|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奥朗德拯救不了欧债危机 - 草根论者 - 草根经济学论坛

 

        法国大选第二轮投票,社会党的奥朗德终于战胜了萨科齐,登上了法国总统宝座。左翼再一次战胜了右翼,民意民心势不可挡。这是法国的胜利欧洲的失败?谁也难说清个中是非。不过从世界金融市场的反应看,这恐怕不是一个好消息。

       继美国金融危机之后,欧债危机浮上了台面。这个老牌资本主义的发祥地,在经历了数代的辉煌之后,终于步入了耄老之年,步履瞒珊阵痛连连。历经经济发展饱和与上百年的民主政治,在积累了巨大财富的同时也积累了从婴儿到坟墓的几乎完美的社会保障与福利。欧洲人不再追求财富与生产力,不再具有他们先辈们无与伦比的吃苦和冒险精神,转而追求惬意的人生,环保,旅游和享乐。工作不再是他们的第一需要,出工不出力被法律规定为理所当然。

       红楼梦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当社会财富的砝码不再倾向于创造财富而是倾向于消耗财富的时候,当财富增加数量大大低于财富减少数量的时候,这个社会就在坐吃山空,总有一天要呼喇喇大厦将倾。马克思当初没有想到的是,社会主义的理想没有在社会主义国家实现,倒冷不丁地在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实现了。这开了资本主义一个天大的玩笑,也开了社会主义一个天大的玩笑。市场经济推行竞争和民主政治,竞争创造财富,而民主政治的天平则偏向了民意,民意总是大家拿得多多益善。民主制度下政治竞争,政治家们只能献媚民意,而民意也不断逼政治家们让步,久而久之,量变引起质变,福利战胜了竞争,安逸代替了效率,整个社会就只能坐吃山空了。

        就整个西欧来讲,他们从发展到发达,都没经历过什么陷阱。说发展陷阱是一个普遍规律,这是屁话。世界上最成功的例子就是日本和德国,你问他们经历过什么“发展陷阱”?他们会说你开什么玩笑。发展陷阱是非法治国家的专利。彻底的市场经济和相对完善的法治制度,使欧洲有效避免了腐败,而民主政治又逐步彰显了社会的公平与正义,再加上他们相对于外部的强大竞争力和制度优越性,大片殖民地经济的坚实后盾,使他们的财富创造和积累日新月异。

       作为世界上最先发达起来的一片土地,欧洲是成功的和辉煌的。成功和辉煌过后,欧洲就逐步走上了福利主义道路。人性的自私创造了辉煌,人性的懒惰创造了福利。市场经济使欧洲走向了成功,民主政治使欧洲走向了没落——福利主义的坐吃山空。这真是一个天大的悖论,这个悖论足够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们研究一百年。这不,主张提高社会服务和社会福利水平的奥朗德又一次战胜了主张效率和改革的萨科奇,民主再一次选择了福利。你说法国有希望,欧债危机有救了,这和痴人说梦大概差不多。

       欧债危机以来,无数政治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出了无数的主张和方案,甚至有人重金悬赏对付危机的良方,其实都是拆东墙补西墙,基本都是无用功。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欧债危机和美国金融危机不一样,它不是一个经济问题,而是一个社会问题。不从社会问题开刀,不打破高保障高福利,不改革没落的劳动制度,不痛下决心把懒人变成勤快人,不使竞争重新成为欧洲的主旋律,欧债危机就永远不会结束。无论左翼还是右翼,无论财政紧缩还是货币扩张,都治不了疴疾沉重的欧洲病,迄今为止所有技术性的药方,都不过像感冒药一样只能缓解症状罢了。当全欧洲被一个小小的希腊压得喘不过来气的时候,高福利养的那批懒人还在慷慨激昂地示威呢。说这能让希腊摆脱危机,那太阳真从西边出来了。

        依我看,欧洲还没有从危机中醒来,绝大多数人还在梦想高福利的神话不会被打破,所以才有了右派执政的危机和左派竞选的胜利。实际上,欧洲危机必将导致欧洲的分化,左倾和右倾的力量都在增强。但不管怎么着,一天不开始社会改革,老是在经济领域打转转,危机的爆破点就难以消除。高福利是一副最大的毒品,吃着它是会严重上瘾的,而革除毒瘾又是一个极端痛苦的过程。欧洲人如果不痛下决心勒紧裤腰带,从养尊处优的状态中走出来,重新发扬竞争和冒险精神,抛弃现有的过度福利,用自己的双手创造更多财富,欧洲不会有什么希望。摆在欧洲面前的道路只有两条,一条是自觉开始痛苦的改革进程,一条是坐等经济崩盘,在经济破产与凋零中被迫走上重生之路。除非出现高瞻远瞩极具号召力的政治家,我看后一条路的可能性充分存在。

       萨科奇、默克尔救不了欧洲,奥朗德同样救不了欧洲,欧共体、美国、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救不了欧洲,中国能救欧洲就更是一个笑话。谁能救得了欧洲?只有欧洲人自己。欧洲的命运掌握在欧洲人手中。除非他们真的觉醒,把一个福利的欧洲变成一个勤劳的欧洲,否则谁都救不了他们,神仙上帝都没有办法。客观规律谁都不能违反,社会主义违反了惩罚社会主义,资本主义违反了惩罚资本主义,在这一点上没有任何的差别。

       欧洲要么是一个大刀阔斧改革进取重振雄风的欧洲,要么是一个耍赖等死惨不忍睹从头再来的欧洲。过得了初一过不了十五,总有一天,这两个欧洲要来一个。只不过,高福利的毒瘾延续了一个多世纪,至今看不到民众的觉醒,社会的反思,也看不到一个像样的政治家。大家现在还在玩,玩高福利的数学游戏,玩高保障的利益博弈,抓着没落的劳动制度不放。依我看,欧洲的事情,难了;欧洲的经济,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7081)|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