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根经济学论坛

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鲁迅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财经评论人。长期供职于银行、证券行业,曾公派出国学习现代金融业务与管理。中国金融学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发展陷阱”与中国无关  

2012-05-20 21:58:28|  分类: 经济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2007年世界银行提出“中等收入陷阱”(MiddleIncomeTrap)概念后,我国经济学界一直把其奉为圭臬,并由此总结出了一大堆“规律”,诸如经济停滞啦,贫富分化啦,腐败多发啦,社会动荡啦,信仰缺失啦,金融体系脆弱啦等等等等,似乎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都是中等收入陷阱”或者叫做“发展陷阱”带来的。既然是规律,就具有其必然性、客观性和合理性,就是发展过程中当然会出现的现象。这不但严重掩盖和扭曲了诸多不合理现象出现的深层原因,还为这些不合理现象的存在提供了“理论”依据,这是十分荒谬的。

         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是指当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达到中等水平后,由于不能顺利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导致经济增长动力不足,最终出现经济停滞的一种状态。其基本涵义是指:即鲜有中等收入的经济体成功地跻身为高收入国家,这些国家往往陷入了经济增长的停滞期,既无法在工资方面与低收入国家竞争,又无法在尖端技术研制方面与富裕国家竞争。一般认为,人均GDP在3000美元~8000美元之间容易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实际上,所谓“中等收入陷阱”主要是指一些拉美和东南亚国家,人均国民收入长期徘徊在数千美元这个水平上,经济发展出现较大反复,甚至产生全国性经济危机的现象,难以通过持续发展进入发达国家行列。之所以叫做“发展陷阱”,就是说这些国家基本都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高速发展,接着陷入经济的社会的泥潭,发展成果被侵蚀,甚至瞬间化为乌有。譬如拉美债务危机和亚洲金融危机等。

       “中等收入陷阱”不是对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的总结,恰恰相反,“中等收入陷阱”大都出现在实行了市场经济的民主国家,是市场经济从初级到高级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和反复。很多经济学家把这种“陷阱”的出现归结为受西方新自由主义影响,政府作用被极度削弱的结果,但却无法解释为何以强势政府著称的一些东南亚国家也同样会陷入发展陷阱。实际上,经济发展的徘徊和反复是一种常见的经济现象,各个国家具有不同的环境和原因,很难用某个“规律”加以总结和概括,这是不言而喻的。

        说中等收入陷阱不是客观规律,是因为它不具有普遍性和不可避免性,而进入“陷阱”的原因多种多样,不具有规律所表现的同质性,而普遍表现为多质性。纵观世界各国的发展过程,西欧诸国,美国加拿大,日本和“亚洲四小龙”,澳大利亚等国就都没有经历过什么“中等收入陷阱”,甚至可以说,当今所有发达国家都没有经历过什么“中等收入陷阱”或者“发展陷阱”。他们从人均几千美元到几万美元的发展过程基本上是以均衡斜率上升的,并长期稳定在一个较高的水平上。说“中等收入陷阱”是一个新的发展规律,既缺乏理论的根据又缺乏事实的根据。

        但是,“中等收入陷阱”确实是一个较为普遍的经济社会现象,这也是事实。我们需要做的不是把这些事实的表象定义为规律,而是要从这些表象中抽象出具有普遍意义的规律来,并和没有进入过“陷阱”的国家进行总结,两相对比,才能真正找出规律来。这并不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只要撇开政治的经济的理论的偏见,十分客观地看待“陷阱”和非陷阱,答案就是明确的。

        “中等收入陷阱”最大的问题,是发展中的贫富分化问题,贪污腐败问题,社会公平问题,经济转型问题,产业竞争力问题等等,解决了这些问题,陷阱问题基本上就解决了。把这些问题抽象出来,实际上就是三个问题:一个是市场,一个是法治,一个是企业。一个自由的有序的发达的市场,一个完善的独立的彻底的法治,一个管理有方善于竞争拥有合格劳动力的企业。有了这几个东西,就不会出现发展陷阱,出了陷阱也会很快走出来;没有这两个东西,总结出一百条理由也没用。不管是欧美,还是日韩,都向我们表明了一个基本的道理,依靠法制的市场和市场的法治,就不会出现贫富分化,贪污腐败,社会不公,发展畸形,再加上强大的企业,就会稳步从中等收入进入高度发达社会,就不会出现发展的夭折和反复。

         日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在1972年接近3000美元,到1984年突破1万美元。韩国1987年超过3000美元,1995年达到了11469美元。从中等收入国家跨入高收入国家,日本花了大约 12年时间,韩国则用了8年。在此期间,我们看到的是日本的经济自由化和金融自由化,韩国从扶持和保护产业,转向鼓励竞争和创新,即把原来的管制经济变为竞争经济。韩国在上世纪70年代末基尼系数为0.36,到90年代末下降到0.31,至今没有明显变化,日本的基尼系数也大致上维持在这一水平之内。事实证明,强大的法治,自由的市场,企业的竞争,国民的努力和稳定的环境是走向强盛的唯一道路,有了这个东西什么陷阱也不会有,没有这些东西再怎么“避免”都没用。

        十分可笑的是,我们很多经济学家把拉美的“陷阱”归结为新自由主义泛滥,因此总结出必须强化国家调控;把贫富分化归结为市场竞争,因此总结出必须由政府弥补市场缺陷,“改革分配制度”;把社会不公归结为“两极分化”,而不是特权贪腐,因此总结出必须由政府主持正义进行二次分配;把经济转型升级看成政府才能做好的事,因此必须以产业升级政策引导产业转型升级。一句话,市场是最不可靠的,企业是最不可靠的,只有政府才是最可靠的。试图如此走出发展陷阱,实在南辕北辙。不搞出更大危机,,陷入更深的泥潭,那才是咄咄怪事呢。

        中国经济社会出现的问题与“中等收入陷阱”无关,只与体制和制度有关。当我们连初级市场还没有完备的时候,当我们还处在一个畸形的跛脚的市场状态的时候,哪里有什么“中等收入陷阱”。分明是特权驾驭市场,法治远离市场,调控强奸市场,政府左右市场,这和市场经济环境下的“中等收入陷阱”风马牛不相及。我们的很多经济现象虽然非常类似于“中等收入陷阱”,但本质上是不同的,形成的原因和导致的后果迥然相异。在对待“中等收入陷阱”问题上,我们不但号错了脉,而且吃错了药。真的要遵从规律,就遵从我们上面总结出来的规律吧,——老老实实地实现一个法制的市场,推行市场的法治,给市场以自由,予竞争以平等,消除特权,禁绝腐败,让企业家和劳动者成为市场的主人,公平正义就会成为我们社会的主旋律,所有的矛盾都会迎刃而解,中国的发展什么“陷阱”都会跨越过去,进入发达国家行列一点问题都不会有。倘若继续倒行逆施,横加干涉,中国的问题只会越来越多,改革和发展就只能成为一个笑谈了。

        发展陷阱不是规律,法治市场才是规律。不要奢谈什么发展陷阱,规规矩矩建立法治,认认真真发展市场,实现权利平等才有经济平等,有了法治正义才有社会正义。分配公平不是施舍而是机制,经济转型不是政府调控而是企业家精神和产业工人努力。这些简单的道理,我们早就应该懂了。

  评论这张
 
阅读(4032)|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