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根经济学论坛

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鲁迅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财经评论人。长期供职于银行、证券行业,曾公派出国学习现代金融业务与管理。中国金融学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计划经济的拨乱反正  

2012-04-26 17:49:40|  分类: 经济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计划经济的拨乱反正 - 草根论者 - 草根经济学论坛

 

  (一)

在传统社会主义理论中,计划经济是其社会管理的核心,计划管理构成了社会主义实践的主要内容。在社会主义者看来,计划经济是区别于市场经济的更先进的经济管理方法,计划管理将避免一切市场的缺陷和弊病,使社会资源得到更有效分配。

计划的基础是公有制,市场的基础是私有制,因此计划是属于社会主义性质的,市场属于资本主义性质的。社会主义必然实行公有制,因此必须以计划为主导;资本主义必然实行私有制,因此必然以市场为主导。这个理论管了中国三十年,管了社会主义阵营一百多年。

然而,中国的改革开放打破了这个传统理论,在社会主义中引进市场经济,使中国获得了快速发展。

打破这个理论的人是邓小平,他说“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给了计划和市场一个全新的解释。

但从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实践看,计划和市场的矛盾并没有解决,而随着市场的发展越来越尖锐了。宏观调控的强化,国进民退的兴起,行政权力和指令越来越深入市场核心,政府对市场的控制和市场自发的反控制愈演愈烈,造成了中国经济社会的一对主要矛盾。

看起来,仅仅有邓小平的论述还不够,我们必须追本溯源,客观地审视计划经济及其原理,弄清到底什么是现代意义上的计划管理,还计划以本来面目,才能拨乱反正,从理论上摆正计划与市场的关系,使中国经济沿着正确的道路前进。

近年来的中国经济管理,之所以计划与市场的冲突越来越尖锐,政府经常和市场打架掰手腕子,一个根本的谬误,是我们仍然没有冲破所有制的藩篱,把计划的前提确定为所有制,认为公有制才是实行计划的基础,于是拼命强化公有制的国有企业,压制私有企业的生存空间,从而使政府取得更大的经济支配权,以推行宏观计划管理。

这从本质上违背了邓小平“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的论述,从尊重市场规律走向了计划主导市场,从而使计划脱离了市场,甚至走向了市场的反面。

正如邓小平所说一样,计划并不是一个公有制独占的命题。恰恰相反,计划是市场经济的产物。计划首先和市场经济有关,而不是和公有制有关。

破除计划=公有制=社会主义这个公式,弄清计划的前世今生,才能使我们建立科学的计划观,使计划更好地服务和推进市场经济健康发展。

(二)

在初级市场经济环境中,由于市场信息的收集和传播极为困难,生产者和消费者只能通过市场供需关系来沟通,以价格的变化判断市场的余缺,因此盲目的生产在所难免。

但即便在这种环境下,生产者也在力图增加计划性,使自身的经营更富前瞻性、秩序性和竞争力,这种计划性首先表现在对人力、物力、财力资源的合理安排上,对整个生产过程的计划管理上,对投入、产出和成本的严格控制上。

按照订单安排生产,这是市场经济最初始的计划手段。虽然这种计划管理仅限于企业甚至仅限于企业经营的局部,但这是市场经济中计划管理的开端和萌芽。这种计划是从市场竞争衍生出来的,是市场客观需求和规律的一部分。

当市场越来越发达,法规越来越健全,与市场相关的管理手段不断出现,这种初始的计划管理也在不断扩大和提升。

现代统计学、会计学和市场调查的出现使程度更高更精细的微观计划管理成为可能。人们不但可以掌握局部的行业的地域的市场信息,甚至可以掌握相当一部分宏观信息,从而可以更加有计划地更长久地安排生产和供应,从一个月到半年一年甚至更长的期间。

由于单个企业的计划性大大增强,企业间的协作更加紧密,跨企业的计划管理开始出现,这是一个革命性的变革。当计划管理走出企业变成一个计划链的时候,就使得计划具有相当的社会意义。日本上世纪八十年代首先在汽车业实现的“零库存管理”,就是这种革命性变革的代表。

这种基于市场和产业链的精细化管理,使有计划生产的局域性管理成为现实。零库存管理要求上下游企业之间高度的计划和协同,任何一个环节的缺失都是不被允许的。

当市场经济环境中的计划管理成为一个社会现象,就充分说明了市场经济追求的不是无序而是有序,不是盲目而是尽可能的计划性,这种计划性充分体现了效率和竞争水平的最佳要求,并深深根植于市场土壤之中。

发端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互联网技术,在人类社会掀起了一场信息革命。而互联网日新月异的发展,平板电脑,3G手机的普及,都使我们迎来一个信息化时代。由于信息产业突飞猛进发展,信息学极大地丰富和拓展了统计学手段与方法,将导致统计学信息学出现一个新的发展期。

这就提供了一种可能,市场局部性的计划管理有可能拓展到区域管理、产业管理甚或国家管理,从而实现基于市场机制的,以数据流信息流为手段的,以适应市场的充分灵活性为标志的,科学而精细的社会性计划管理,从而提高市场透明度和可控度,最终实现有计划的市场经济。

需要强调的是,即便在今天信息化水平飞速提高的情况下,要做到中观或者宏观的计划管理,还是有诸多困难的。

由于市场的无限多元性,以及由此衍生的千变万化,基于市场的巨量信息没法得到有效处理等因素,人们还无法确切把握从微观到宏观的经济真实,因此类似“零库存”式的宏观管理还只能是一个理想,宏观管理还是一个粗线条的、趋势性和概率性的管理。

从市场经济中计划管理的分布看,越微观的部分计划性越强,越宏观的部分计划性越弱;计划性的程度是与计划对象的范围成反比,计划性的难度是与计划对象的范围成正比的。市场愈发达,科技愈进步,可计划的要素愈多;市场愈初级,生产力愈低下,可计划的要素愈少,愈要发挥竞争的作用。

随着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和技术经济手段的不断进步,市场经济的计划性会越来越强,盲目性会越来越低,市场经济最终将从必然王国过渡到自由王国,实现“按需生产和按需供给”,实现市场自由和市场计划的完美结合。

迄今为止,有关市场经济计划管理的研究不是很多,人们更多地看到的是市场自由的重要性,而忽略了市场经济计划性的重要性。从这个意义上讲,市场的计划问题需要严密的科学考证和深入调研,从大量事实中归纳出科学规律,这是市场学家们必须完成的艰巨任务。

由于从马克思理论衍生出了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从西方经济学衍生出了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计划和市场就陷入了主义之争,使得这个经济问题泛政治化,导致了我们对于计划的曲解和误读,从而在应用和实行中走向了极端化。

从以上的论述可以说明,计划不是社会主义的产物,恰恰相反,计划是市场经济自始至终的客观追求。

基于私有制的市场经济并不排斥计划,恰恰相反,市场的细胞——企业个体和家庭个体都无时不刻不在追求计划性,生产资料私有并没有成为计划的障碍,而是促进计划产生和发展的动力。

计划必然是从微观逐步发展到中观和宏观的,不能超越发展阶段推行计划经济。只有微观的计划实现了,才有可能不断发育,逐步拓展到中观和宏观。

现阶段不可能实现完整的宏观计划管理,宏观能做的只能是趋势性管理。计划管理是以市场自由竞争为前提的,是顺应自由竞争的需要而产生并不断完善的。计划不能走到竞争的对立面,不能用计划管理和限制竞争,否则计划的本质就变了,它不是计划而是变成了竞争的桎梏。

市场经济的发展告诉我们,计划是市场的有机组成部分,它是随着市场生产力的发展而发展,提高而提高,任何脱离生产力发展阶段的计划管理都是主观的,随意的,不科学的和反市场的。

(三)

由于社会主义消灭了生产资料私有制,推行公有制,取缔了市场经济,在生产力极不发达的环境中实行计划经济,就使得计划管理脱离了客观的经济土壤,变成了一种政策性、指令性和行政性行为。

换一种说法,市场经济的计划是从微观到宏观,即自下而上的计划,而计划经济的计划是从宏观到微观,即自上而下的计划,这就从根本上改变了计划的性质,把客观规律需求变成了人的主观愿望需求,计划不再与市场相联系,而与国家的政治相联系,这种计划体系的非科学性就是显而易见的了。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计划体制内发展出了一个市场经济,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出现了计划与市场并存的局面,这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也是从计划到市场的过渡期必然出现的特殊现象。

在这个阶段,市场出现了,但计划的性质没有变,依然表现为政府的指令性调控,市场必然要极力摆脱计划的控制,而计划则千方百计要控制市场,“政府和市场打架”就成为一种常态。

计划调控常用的一个借口,就是“市场不是万能的”,调控就是纠正市场的缺陷。但实际上,计划调控由于违背市场规律,造成大量市场缺陷,包括机制扭曲行为畸形,而这反过来又成为进一步强化调控的理由,导致恶性循环。

走出这个恶性循环的唯一途径,就是削弱计划减少调控,让市场得到充分发育,并按照市场经济要求推进司法体制和政治体制改革,逐步建立完善的市场经济体制,完成从计划到市场的过渡。

所谓社会主义的计划管理,就是违背客观经济规律的主观管理,因而只能导致经济的窒息和失败,这种失败有太多惨重教训,是我们必须记取的。和市场打架的宏观管理不是科学的计划管理,它根本没法弥补市场的缺陷,而只会制造更多的缺陷,使市场付出更大的损失。

(四)

当我们明白计划经济不是社会主义的发明而是市场经济产物的时候,就会明白公有制不是实现它的先决条件,私有制也不是它的限制条件。更确切地讲,私有制才是孕育计划的肥沃土壤,竞争才是推动计划发展的客观动力。如果不是出于竞争的需要,人们才懒得去搞什么计划呢。

没有市场竞争的发展,没有企业个体和私人个体对于计划的不懈追求,就没有计划的推广和普及,就没有“零库存管理”的革命性变革,更谈不上更大范围计划管理的实现了。市场经济的发展过程,就是计划能力和计划范围不断拓展发育的过程,是人们不断认识和掌握客观规律的过程,也是从盲目走向自觉的过程。

市场经济是竞争出来的,不是计划出来的,计划作为竞争的产物,只能在竞争的环境中服务于竞争,使竞争更有效率更富秩序性和目的性。市场的更加透明化,对信息流有效的管理和使用,以及人们对于市场规律认识的深化,都是实现计划管理的先决条件。

以上论述证明,没有什么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只有市场经济的计划管理,这种计划管理只能是市场的产物而不是游离于市场之外。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理论,是建立在市场经济充分发展基础之上的,因此也佐证了计划经济只能产生于市场之中。

社会经济的高度计划性,不是对市场的否定而是市场发展的延伸,它与市场生产力的发展密切相关。经济的计划管理和市场经济本身一样,它是没有“主义”属性的,它就是一个经济管理手段,是经济从无序走向有序的必然程序,犹如刮风下雨电闪雷鸣一样,属于人类社会自然规律的一部分。

中国的市场经济仅仅发展了三十多年,还是一个初级的不完善的市场经济,因此中国经济不可能建立在高度计划的基础上,而只能建立在尽可能自由的市场基础上,让市场充分发育成熟,促进市场计划因素和计划水平的提高,使微观经济具有更高的计划性,从而培育宏观计划的基础。日本在20年前就实现了零库存管理,我们现在也没有做到,谈什么宏观的计划管理呢。

我们现在能做的宏观管理,只能是粗线条的趋势性管理,并且越少干预越有利于经济的发展。把宏观调控微观化、系统化和行政化,把调控和市场对立起来,这是违反客观规律的,只能导致相反的效果。

如果说改革开放就是对计划经济的否定的话,那么我们还需要再来一个否定,那就是无处不在的宏观调控。作为计划经济的残余,宏观调控微观化,已经严重妨碍了市场机制的发挥,使市场受到严重伤害。经济制度的“双轨制”已经延续了三十多年,这个过渡期应当结束了。

不在计划管理上拨乱反正,汲取过去严重失误的教训,免不了还要吃大亏。改革开放和中国经济发展是市场的胜利,我们永远都不能忘记这一点。


注:这个题目出力不讨好,真的要说清楚,恐怕得厚厚的一本书。

       但道理总是要说明白的,说不明白也要试图说明白,因为这是个基本问题。

       最终还得大家一起说,就不难搞明白了。你说是不?

  评论这张
 
阅读(13880)| 评论(10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