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根经济学论坛

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鲁迅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财经评论人。长期供职于银行、证券行业,曾公派出国学习现代金融业务与管理。中国金融学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把变了味的国企改回去  

2011-04-23 20:01:33|  分类: 经济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国企的话题不断见诸报端。年均双位数的利润暴增,被国资委拿来作为“做大做强”的佐证;也有好事者算了一笔国企的大帐,说除了头几名垄断国企的利润,总体上国企的经营还是亏损的。地方融资平台的天量债务,使人们担心中国经济的定时炸弹。这几天就更热闹了,中石油那一串长长的“腐败名单”,中石化的天价吊灯,广州分公司几百万的高档酒,还有云里雾里的北京1200亩超豪华酒店,沧州信用社的最牛工资单......而这仅仅是冰山一角。人们不禁要问:我们的国企怎么了?这些以人民的名义建立起来的“全民所有制”企业,到底有多少属于全民所有?一条裤子穿着政府,一条裤子穿着市场,这样的企业能叫全民所有制企业吗?国企改革到底要改到哪里去?我们的国企到底应当成为什么样的企业?

       所谓国企,顾名思义,就是国家即全体国民所有的企业。这不是一个仅存在于意识中的空泛概念,而必须有具体严格的法律归属。如何体现国家所有?就是这些企业的股权,完全属于国家所有,即国家财政所有,企业经营预算,纳入国家财政预算,经营利益和亏损也全部由国家承担。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国家,都拥有数量不等的国有企业,管理体制大同小异,即由政府成立专门的机构统一经营,或者通过立法,委托社会机构经营。这些企业的经营目的,不是以盈利为目的,而是以满足公共需要为天职。如果以营利为目的,那就有悖于设立国企的宗旨和原则。国企应当相对独立于政府(政府主要是管理社会事务而非经营企业),绝对独立于市场,这是一个通行的原则。国有企业不是市场的参与者,不能与市场化的企业进行竞争,因为它后面站着政府,不具备基本的基于平等的市场属性,参与市场竞争只能导致特权经济。要么从市场退出去保持国企的身份,要么进入市场成为普通的竞争主体,二者只能选其一。

       中国现阶段的国有企业,既隶属于各级政府下属母公司所有,保有国有企业的身份,又大规模进入市场跑马圈地,出现以特权经济为标志的经济现象就是必然的。中国的国有企业股权已经鲜有政府财政持有的了,林林总总的“集团公司”,“代表”全民持有股份,他们的利益,基本和全民没有关系。而国有企业的利润,已经很少上缴财政了(据统计,自1994 年至2007 年,国有企业没有上交一分钱利润。2009 年,国有企业利润上缴比例仅约6%,其余利润都在企业内部分配。2010 年,该比例降至2.2%。就是这2.2%,大部分还在央企内部循环,真正上缴财政的少之又少。省级以下国企,没有上缴财政的)。当国有企业的股权已经不属于“国家”所有,而是属于集团所有,国有企业的利润也不再上缴国家,人民无法享有国企经营成果的时候,这样的企业还能叫做国有企业吗?本质上已经不属于全民的企业,却仍然打着全民所有制的旗号进入市场开展所谓的市场竞争,这就是现阶段中国经济的特色。

       当然,中国的国有企业走到现在这一步,也是有其客观的历史原因的。改革开放初期,在计划经济一统天下的情况下,为了推进市场经济,就不得不“扩大企业自主权”,允许国企进入市场,推行承包经营,以促进市场发育,培养市场要素。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国家逐步从竞争性领域退出,国有企业改制,逐步实行民营化,使一大批国企改变了性质,走上了自主发展的道路。虽然这一过程缺乏法制的约束和规范的管理,出现了一些国有资产流失和职工安置问题,但总体来讲,这一过程是积极的和具有巨大进步意义的。没有国有企业的改制,就不会有中国现在的市场,也就不会有中国经济的巨大进步。由于市场的迅速崛起,经济的突飞猛进,国企进一步改制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就大大降低,这一改革也就逐步停滞了下来。这种改革的不彻底和半截子工程,造成了今天国企属性和机制的扭曲与变形,一只脚还踩在原体制里,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市场,变成了一个“四不像”。我们必须看到,中国国有企业目前的状态,既有历史的必然性,又有改革的不彻底性,既要肯定其进步意义,又要看到矛盾的突出和尖锐。改革初期的问题,就是一刀切地允许所有国企进入市场,很多原本不应当进入市场的国企也都进入市场了,造成了今天的混乱局面。不继续推进国企的改革,把没有解决的或者说遗留的问题问题解决好,特权经济就会愈演愈烈,社会公平就会荡然无存,这不仅是一个有关经济和市场的问题,也是一个政治问题。

       国有企业到底应当如何改?其实问题并不复杂,让国企成为真正的国企,成不了国企的就改变性质,变为民营企业好了。这里有两个改革方向,一个就是把符合国企标准的企业“改回去”,让其重回“国家所有,计划经营”模式,一个就是把不符合国企标准的企业转出去,实行民营化。这中间最重要的是立法,就是用法律清晰界定国企的概念和范围,把市场做不了的事情交给国企,把市场能够做的事情交给市场。重新界定国企的所有权、经营权和损益归属权,将其重新纳入财政预算,并对国企管理和经营问题作出法律安排。至于国家的退出和国有资产的转让,也必须有完备的和严密的法律规定,包括转让程序的规范和公开,转让收益的处置和运用,都应当做出明确规定。至于已经部分民营化了的国企,譬如上市公司,一方面继续推进民营化步伐,逐步减少国家持股,一方面规范国家持股,对国家股权收益纳入国库,由全民共享,不能由所谓集团公司层层截留,而经营则完全按照市场化的原则来进行,不享有任何政府赋予的职能和特权。从竞争性和营利性领域退出去,这应当成为国企改革的终极目标,也是衡量国企改革完成与否的一个标准。

       如果不同意这么一个标准,那么请列出可以替代的标准。无论如何,国企在市场中特殊的身份和不平等的竞争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否则建立一个公平社会将遥遥无期。只有国企真正变成国家所有为全民谋福利,企业只有国家利益而没有所谓的企业利益(更不要说经营者的个人利益了),它才有资格代表全民,并声称自己的利益和全民的利益是绝对一致的,否则说国企代表全民利益只能是名实不符。当我们的国企名副其实的时候,我们才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国有经济,是显示我们制度特色的有机组成部分。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名副其实规范运作的国有经济+完善的法制化的市场经济,泾渭分明互相补充,而不是两者的混淆和交叉,不是国有经济有市场成分,市场经济有国有成分(国企有市场成分,就免不了有“私利”,而“私利”是和国企身份冲突的)。马恩列斯毛泽东关于国有经济和国有企业的论述,只有计划管理而没有市场职能,如果拥有市场职能,那就不是国有经济了。如果我们允许变了味的“国有企业”继续在市场中享有特权,那我们就既没法坚持社会主义,也没法拥有一个规范的市场,而只能在日益尖锐的特权经济矛盾中前行了。权力的市场化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社会腐败的根源,而深入市场的国企就是这种市场化权力的载体和化身,是特权和市场的桥梁和导体。在反腐问题上,制度设计是第一位的。国企的性质和体制,是我们制度设计没法躲过的一个坎。能不能迈过这个坎,就看我们的决心和造化了。

  评论这张
 
阅读(7347)|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