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根经济学论坛

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鲁迅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财经评论人。长期供职于银行、证券行业,曾公派出国学习现代金融业务与管理。中国金融学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不做牺牲者要做主导者----富士康事件反思  

2010-08-24 18:09:33|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④不少员工戴上可爱的面具。

  ③一群男员工穿上裙子加入游行。

 8月18日下午,富士康深圳厂区,富士康员工宣誓。

 

 据报载,8月18日下午,深圳市富士康龙华厂区,2万员工跟着一辆辆彩车欢声笑语,员工们说这是他们的“狂欢节”。这是一场由富士康员工自发倡议、富士康工会联合会组织的规模空前的万人誓师活动,活动的主题是“珍惜生命,关爱家人”。富士康集团称,这场活动规模之大是富士康历史之最,也是富士康所启动的爱心平安工程由应急转向常态的重要标志,是坠楼事件结束后,富士康集团经过3个月危机处理后的总结。

这样一个企业内活动,之所以引起广泛的关注,是因为在此之前震动全国的“十二连跳”。事件发生后,富士康启动了一系列的危机处理,从对应事件,心理辅导,到改善管理,增添设施,丰富职工业余生活,再到大幅度增加工资,减少加班,把一部分工厂内迁,尽量实现职工的“本地化”。应当说,富士康的努力是多方面的,真诚的和有效的。作为一个现代化的产业和工厂,严格的系统化生产过程本身是冷冰冰的缺乏人性的,这不是富士康的错,这是所有的现代工业企业的“通病”。但作为企业的管理者,富士康有责任在使八十万人有条不紊地投入生产过程的同时,给予员工以更多的人文关怀。这与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无关,即便在最典型的资本主义社会,这种人文关怀都是必不可少的,这是现代企业对其管理的必然诉求。这对庞大的富士康来说可能确实是一个相当艰巨的任务,解决八十万人的生产管理问题本身就是一个世界级难题,更何况要在这一基础上兼顾职工的个性化要求呢。难归难,还是必须努力做好,因为这是企业文化和企业精神的一部分,是现代企业必不可少的诉求和责任。富士康终于认真地努力地做了,并从事件的创伤中逐步恢复了过来。我们看到了一个热情洋溢、个性彰显和朝气蓬勃的富士康,这是值得庆贺的。虽然这仅仅只是个开始,后面的路还很长。

事件之后,富士康做了很多的反思和改变,这是积极的和有意义的。但仅有富士康的的反思和改变还不够,因为富士康事件发生在我们这个社会中,我们的每一个成员和群体都有责任作出反思,得出正确的结论来。 这对富士康是重要的,对全国每一个企业和“企业人”都是重要的。要是再往“高度”点说,富士康事件涉及国民素质和民族精神,很多人可能就很不理解了。真的吗?为什么?

富士康事件的本质,反映了工业社会和人的冲突。工业化开启了人类社会的一个新纪元,工业文明使得人类文明前进了一大步。现代工业使人类的物质从贫乏走向过剩,极大地改善了人们的生活,促进了社会的发展,并在抽象意义上使人类的个性得到了解放,并衍化出了丰富多彩的现代文化。然而,在具体的工业生产过程中,其严密的技术、严格的程序和流程又在极大地扭曲着人性,使人性产生变异和物化,从而无情地“摧残”着人性。这种具体的“反人性”和抽象的“解放人性”的矛盾,使人们既排斥工业化,又不得不接受和推进工业化,因为它是现代文明的基石。由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经历了相对急剧的变革,几乎从传统农耕社会为主直接进入现代工业社会,这种急剧转变无疑会带来更加尖锐的意识冲突。一方面,数亿农民工直接从农村走向工厂,由农民变成工人,从农耕社会进入工业社会,生活方式和主观意识的变革是剧烈的,冲击当然也是剧烈的;另一方面,随着80后、90后的农民工进入劳动力市场,他们意识中更多的是现代个性的、自由的概念,而在其成长的过程中,我们并没有给他们灌输更多的关于工业素质的概念,因此又产生了新的冲突。这种新老冲突纠结在一起,于是就发生了“十二连跳”的富士康事件。说到底,这个事件的本质就是如何看待和适应现代工业文明的问题,如何在工业化的进程中改造自我,做一个合格的“现代人”的问题。

既然工业化是人类社会必须迈过去的一道坎,既然中国必须从农耕社会走向工业社会,从而实现现代化,实现国家强盛人民富足的梦想,那么我们就必须过好这一关,在工业化的挑战面前交出一张合格的答卷,这是别无选择的。要实现工业化,就必须建立众多的现代工厂,就必须把农民变成工人,就必须把数亿中国人纳入工业化的进程中,并使中国的产业更有竞争力,从而使我们的国家强盛起来。你不能因为工业化过程明显存在“反人性倾向”而拒绝或者逃避这个工业化过程,否则我们将永远落后,没有希望。实际上,中国的工业化进程比起西方来已经更加人性化和进步了许多。西方的工业化是原始的和残酷的,是造就大批无产者迫使他们进入工业化过程,而中国的工业化是通过工业与农业的利益比较吸引农民加入工业化进程,农民本身的利益得到充分的保障,他们不是无产者而是保有农民身份和权益的工人。仅就这一点来讲,我们的工业化就比西方的工业化文明进步了千百倍。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伟大创举,既推进了工业化又为社会提供了一种稳定的保障。世界金融危机中,中国曾有上千万农民工失业,这在西方是灭顶之灾,但我们的社会并没有因此而发生大的震荡,农民工保有农民的身份是最关键的一环。这就是说,我们的工业化更确保了劳动者的利益和更富有人情味。这是一个必须看到的大前提。

尽管如此,我们的工业化同样不可避免地具有某种“残酷性”,这是由工业生产的特点决定的。首先,现代工业生产是一种社会化的劳动,由众多的人完成一件产品的生产。这就决定了工业生产必须是有组织的纪律性生产,每个劳动者必须处于一个组织中并按照一定的规范从事生产活动。在这里,组织的意志代替了个人的意志,个人意志必须服从组织意志,这是工业过程规定了的。其次,工业劳动是一种技术性劳动,劳动过程是精密的、严格的和相互协同的,整个生产过程必须符合于技术要求的流程和管理。这就要求劳动者必须具有技术技能,并在技术的规范下圆满实现每一个劳动环节,来不得半点差错和马虎。最后,工业劳动的核心是生产线劳动,是无限循环重复的劳动,对劳动者来说,这种劳动了无新意而枯燥乏味。总之一句话,工业劳动就是人的身体功能适应机器功能的劳动,就是人性变异为产能的过程,就是扭曲人性“摧残”人性的过程。虽然现代管理作出了很多改进,试图使这一过程尽可能地人性化,但仍然改变不了工业生产的本质,只是尽可能地使这一过程对人的伤害有所减轻。管理仅仅是一种润滑剂,别以为有了好的管理工业生产就可以“轻松愉快”了,世界上还没有这回事。

工业生产的残酷性是一个残酷的现实,当工业化来到我们身边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必须接受这个现实,融入这个残酷的过程并接受工业化的洗礼,没有第二条道路可走。要么你加入到这个潮流中成为一个合格的产业工人,要么被潮流抛弃成为时代的弃儿。与工业化相联系的就是商业、物流和其他服务业,同样具有工业的本质和相似的要求。技能、流程、协作、严密和组织性纪律性,是任何现代产业的共通要求。作为一个现代产业的“组织人”,必须具备上述的基本素质,才能在现代社会中游刃有余。这些素质可以通称“工业素质”或者“现代素质”,每个人的工业素质加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国家的国民素质或者民族素质。一个训练有素,组织有序,团结奋进的民族才是强大的民族,才能在世界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才是强大的国家和民族。如果连这个基本的认知都没有,我们还谈什么工业化现代化呢?

回到富士康的话题。在富士康事件中,除了企业的反思,我们应当反思什么呢?

首先,我们应当正视工业素质的社会化教育。迄今为止的工业训练和教育,都是在富士康这样的企业内完成的,我们的社会放弃了基本的教育责任。教育的缺失导致了工业意识的缺失,这是富士康事件背后的重大原因之一。我们既然已经推行了市场经济和工业化进程,我们就有了普及市场意识和工业意识的责任。我们的学校一直注重知识的灌输,却忽视了作为现代人现代意识的培养,以致当我们的年轻人一旦进入工作过程,就显示出严重的不适应,出现类似富士康的事件,这是必须引起重视的。我们应当大力普及市场竞争意识和工业意识,使我们的年轻人懂得现代产业的基本概念,训练他们的产业技能和组织性纪律性,提高他们适应社会生产和工作的能力,使他们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劳动者。这不仅仅是企业的责任,更是各级政府、传媒和社会的责任。当竞争意识和工业意识成为我们这个社会主流意识的时候,或许我们就会在工业化的进程中付出更小的代价而得到更多的收获。

当我们不可避免地进入工业化现代化进程的时候,我们必须更新我们的民族意识,重塑我们的民族精神。都说中华民族是一个富有凝聚力和勤劳、勇敢的民族,但我们必须赋予这种凝聚力和勤劳、勇敢以新的意义。一个民族的精神内涵是随着时代的进步不断更新的,有所扬弃和吸收,才会具有勃勃生机。中国改革开放以前的几百年,基本上延续了闭关锁国,妄自尊大和农耕社会为主的形态,改革开放使中国走向了世界和世界走进了中国,对传统意识和信仰产生了巨大冲击,但却没有很好地树立新的信仰和追求,使我们经历了一个意识危机的时代,这个过程至今都没有完成。令人十分忧虑的是,近年来我们的舆论似乎不是在加速这个更新过程,而是在延缓这个过程甚至出现了某些“逆更新”,许多意识“陈渣泛起”,值得警醒和警惕。富士康事件发生后,没有多少人认真探究事件的真实原因,媒体的围攻,社会的声讨,剥削压榨,“血汗工厂”成了主旋律,把一个工业事件搞成了政治事件,形成了对企业家和产业的围攻。纵然富士康“缺乏人性的管理”需要努力加以改进,劳动者待遇需要合理提高,也没有必要上升到阶级和阶级斗争的高度来看这件事。阶级斗争的理论已经让中国人吃尽了苦头,时至今日我们居然还津津乐道,媒体舆论乐此不疲,难道还不值得深思吗?一个提供了将近百万人稳定就业的企业,一个实现了集成化规模化社会化生产的技术企业,一个认认真真老老实实一丝不苟把自己做大做强的企业,居然在中国得不到任何的尊重而是招来罪该万死的谴责,中国还如何推进工业化和现代化?如果中国的劳动者对自己得到的一份工作没有丝毫的感恩之心,以“拒绝剥削”为由拒绝履行起码的工作责任,更奢谈奉献和付出了,中国何以有强大的企业和强大的产业?国有机制缺乏活力,市场机制又拒绝剥削,我们到底要什么?回到过去“共同贫穷”的老路上去?那中国还有什么出息?

市场经济不仅仅讲究“等价交换”,市场经济更讲究“奉献与付出”,“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已经成为市场环境下人们的信条,“没有付出就没有回报”成为社会成员的共识。在这方面,日本民族的国民精神应当成为我们的榜样。在战后极其艰苦的年代里,日本人承受了每天高达15小时以上的强负荷劳动,没有罢工,没有怨言,只求付出,不求回报,在十几二十年的时间里,在一片焦土上建立起了强大的产业体系,走上了世界经济强国的道路。他们没有把他们的劳动,看作是“为资本家卖命”,而是看作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以勤奋劳作为荣,尽职尽责,做到最好。而中国三十年来经济的飞速发展,不正是亿万农民工默默劳作勤奋奉献的结果吗?缺少了这种默默劳作的奉献精神,我们会有今天的中国和中国经济?抛弃了这种奉献精神,我们何以继续进取,实现中华民族的强大和腾飞?

现代中国并不缺少现代精神,我们缺少的是对这种精神的升华和弘扬,这正是我们的政府、社会和传媒的责任之所在。我们必须建立新的观念和信仰,并和我们传统中的精华结合起来,我们才能铸就我们新的灵魂,形成新的国民精神和民族精神,从而实现民族复兴的梦想。

面对已经过去的富士康事件,我们需要扪心自问:我们身上还缺少点什么?我们如何才可以做得更好?面对滚滚而来的工业化进程,我们做好准备了吗?我们需要以怎样的心态和素质加入这个进程,不是成为这个进程的牺牲者而是成为这个进程的主导者和胜利者?看着富士康员工那一个个紧握的拳头,我们似乎已经找到了答案。

看起来,需要改变的不仅仅是富士康。

 

注:已经高度工业化的美国,自奥巴马总统上台以来,提出“产业回归”,推行“再工业化”战略,并把它上升到是否“二十一世纪还是属于美国的世纪”的高度。中国的工业化仅仅才是个开始,我们才进了工业化的门槛,离完整的、强大的工业体系还很远。中华需努力,健儿当自强。

  评论这张
 
阅读(423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