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根经济学论坛

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鲁迅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财经评论人。长期供职于银行、证券行业,曾公派出国学习现代金融业务与管理。中国金融学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不必对农产品价格围追堵截  

2010-07-26 19:39:05|  分类: 经济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以来,“蒜你狠”“豆你玩”“玉米疯”“辣翻天”等形容农副产品价格上涨的新名词成了网络流行用语,猪肉、鸡蛋价格有所回升,稻谷、小麦价格呈上涨趋势。看起来,新一轮农副产品系统性价格调整时期正在到来。

    面对新一轮农副产品价格调整,最忙的就是国家发改委。一会儿查张悟本,一会儿揪“幕后涨价黑手”,真是不亦乐乎。问题是,查也查了,抓也抓了,罚也罚了,这该涨的价格还在涨,直涨得发改委一头雾水,蒙头愣脑。真不知道下一泼发改委还会出什么“狠招”,能够把这些农副产品的价格打下来。

    其实,完全用不着对农副产品价格围追堵截。改革开放三十年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中国的国民财富增加了成百上千倍,所有基础产品的价格,都几乎翻了好几番,唯独农副产品价格,由于其“政治敏感性”,一直被政府牢牢地控制着,一有风吹草动就大动干戈,围追堵截。长期压抑农产品价格的结果,一方面导致了农村的“相对贫困化”,使得我国农业更加积贫积弱,人口流失,产业凋零,另一方面则造成了农产品价格的“价值洼地”,使得农产品价格相对于其他价值体系明显低廉,客观上存在一个“价值发现和价格纠正”过程。目前农产品彼起此伏的轮番涨价,实质上正是这种“价值发现和价格纠正”规律在起作用。在二三十年这么一个长周期内,当所有的价值体系都经历了重估之后,农副产品价值的重估就是不可避免的,不论人们愿意还是不愿意。

    按照计划经济的固有思维,农副产品价格上涨一定是有人兴风作浪。他们不愿意去探究价格上涨的根本原因和客观规律,而宁愿把这看做少数人的“阴谋”。殊不知农副产品市场广阔而分散,没有经历规模化行业整合,不具有任何垄断的可能性,所谓“价格操纵”实际上是不可能的。早有经济学家指出,农产品市场某种程度的投机炒作虽然可以短期导致农产品价格较大幅度上升,但放在一个比较长的时期来衡量,炒家其实只是价格发现者,而不是价格制造者。任何炒家都不可能造成一种价格趋势,而只有市场可以做到这一点。如果说我国农产品价格上涨已经成为一种趋势的话,那么这一定不是炒家的作用而是客观规律的作用了。

    中国长期以来形成了一个奇怪的思维定式,就是农副产品的价格涨不得,一涨就是“通货膨胀”,“关系到老百姓的利益”,“影响社会稳定”,就是没有人想到农村、农业和农民,想到这个中国社会最大最重要的群体。通货膨胀是因为票子发多了引起物价上涨,还没有一个人证明每次农产品价格上涨到底有多少货币的因素,反正农产品价格一涨CPI肯定升高,CPI一旦升高肯定是通货膨胀。中国的政府部门和研究机构,就是把货币理论机械化运用到如此登峰造极的地步,难怪我们的“宏观调控”要经常忽冷忽热地“打摆子”了。如果经济真的这么简单,还要那么多研究机构做什么?

    如果我们仔细看看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报表就会发现,在几乎每月的统计数字中,农村的CPI涨幅都是高于城市的,就是说,农民承受了比城市更多的物价上涨,而农业生产资料价格的上涨更是如脱缰的野马,水价电价油价的上涨不说,单就种子价格的上涨幅度几乎就是不可忍受的。在农村,除了农副产品以外的所有价格都大幅度地上涨了,但就是不允许农副产品价格上涨,不允许农民的产品卖出一个好价钱,我们到底是在坑农,还是在保护农民的利益?

    几乎所有的人都认识到,中国经济的出路在于扩大内需,而扩大内需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开拓农村市场。开拓农村市场靠什么?当然要靠农民的富裕。农民手里没有钱,这个广阔的潜在市场就只能是一轮水中的月亮,什么工业品下乡都没有用。而农民富裕的根本出路是什么?就是进一步推进农产品的市场化。三十年来,我们每年一个一号文件讲农村和三农问题,我们拿出了巨额财政支出补贴农业,农民因此富裕起来了吗?没有。那些巨额财政补贴看起来数额巨大,但具体到数亿中国农民,实在就是个胡椒面儿。实践证明,补贴是补不出一个强大的中国农业的,也无法使农民摆脱贫困,走向富裕。只有放开对农产品价格的控制,通过价格的调整提高农副产品的价值,才有可能使农民逐步走上富裕之路,中国农村才有希望,并最终通过扩大内需使城市居民受惠。至于农产品价格上涨有可能影响到城市中低收入家庭的问题,以中国政府目前的财力,本来就不是一个难以解决的大问题。

    在农村和三农问题上,我们再也不能叶公好龙了。城乡结构是最基本经济结构,“调结构”必须先从这里调起。这多年来,我们已经失去了很多调整农副产品价格的良机,希望这次不要重蹈覆辙。如果说农副产品价格上涨对于城镇居民来说是一个比较痛苦的过程的话,那么早点经历这一痛苦比被迫经历这一痛苦要好得多。当终于有一天中国农业出现“临界点”大幅下滑的时候,那个价格的上涨才是不可控制的。再也不能对农业竭泽而渔了,否则总有一天我们必须吞下这个恶果。

   不必对农副产品价格上涨围追堵截,市场已经告诉我们这个领域的价格畸低需要调整了,这实在是一件好事情。当我们的发改委一直以来一“价格改革”的名义力推水价油价电价上涨的时候,发改委一点儿也没有顾忌到“通货膨胀”,怎么“鸡毛蒜皮”“芝麻绿豆”涨了一点,发改委就那么气急败坏地认为可能会导致通货膨胀呢。通货膨胀这个农产品的紧箍咒我们已经念了很多年了,该是换个新经念念的时候了。

    农村市场化改革迫在眉睫。没有农村这个广阔的稳定的发达的市场,中国经济没有出路。

   

  评论这张
 
阅读(6579)| 评论(8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