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根经济学论坛

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鲁迅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财经评论人。长期供职于银行、证券行业,曾公派出国学习现代金融业务与管理。中国金融学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日渐庞大和臃肿的政府机构该精简了!  

2010-03-18 17:45: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政府近年来变得越来越庞大,机构、人员越来越多,行政经费开支越来越大,多头管理、重复行政现象越来越普遍,政府对与微观经济的参与度越来越深,行政效率日渐低下,腐败蔓延,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了!

       我国政府机构较大的精简,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朱镕基时期,此后再很少看到像样的精简行动。而近年的“大部制”改革,试图在政府机构改革上有所突破,但效果却十分令人失望。公务员制度的改革,导致
全国每年数十万人进入公务员队伍,但我们却没有建立公务员竞争淘汰机制,使得政府工作人员呈刚性大规模增加趋势。而政府机构几乎每年每月都在增加,从中央到地方,专项治理办公室之类的临时机构层出不穷,政府对宏观经济的调控,到了地方政府就变成了对微观经济的干预,重复管理屡见不鲜。据报道,仅北京市燃放烟花爆竹这一件事,就有多达16个政府部门管理,而任何一个涉及政府审批的商务程序,往往要通过数十个部门签办盖章。机构臃肿,人员庞杂,效率低下,已经成为政府工作的真实写照。

        政府机构和冗员的增加,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财政支出中行政性经费开支的增加。由于政府开支的不透明,我们甚至没有办法在财政部提交人大审议的财政预算案中找到这个数字,但我们还是可以从一些零星透露出来的信息中看到一些端倪。据可以搜集到的资料,
1995—2003年,社会文教经费年平均增长17.4%8年提高了不到1个百分点。行政经费增长最快,年平均增长21.4%8年提高了4.4个百分点。从2000年 到2003年,行政经费共增长了1923亿 元,年均增长23%,大大超过了同期GDP的增长和财政收入的增长。行政管理费占财政总支出的比重,在1978年仅为4.71%,到2003年上升到 19.03%,这个比重,比日本的2.38%、英国的4.19%、韩国的5.06%、法国的6.5%、加拿大的7.1%、美国的9.9%分别高出16.65、 14.84、 13.97、12.53、11.93和9.13个百分点。从1986年到2005年中国人均负担的年度行政管理费用由20.5元到498元,增长23倍,而同期人均GDP增长14.6倍,人均财政收入和支出分别 增长12.3和12.7倍。而据最新透露出来的数据,公款吃喝、公费出国、公车开支的所谓“三公消费”一年就高达9000多亿元。

       与行政经费年均增加20%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官多不理事,龙多不治水,“监管缺失”成了一种普遍现象,毒奶粉监管缺失,煤矿安全监管缺失,干部任用监管缺失,甚至连监狱里的囚犯也都监管缺失。众多的龙不治水,却免不了要滥用职权,干预微观经济生活,不仅滋生了大量腐败,还严重干扰了市场经济秩序,破坏了自由交易和公平原则。当我们的政府试图主导日常经济生活的时候,当日益庞大的公务员队伍走向经济第一线的时候,当公权力不断强化并使国有经济迅速走向垄断的时候,你还能指望我们的市场和经济健康发展?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府机构经历了多次大大小小的精简,但每一次精简的结果,毫无例外地都是机构和人员的增加,这几乎成了机构
精简的宿命和归宿。随着政府权力的膨胀,机构和人员的膨胀就是不可避免的。缺乏约束、没有边界的权力滥用,享受权力而不受制约,是导致人们对公务员趋之若鹜的根本原因。当权力市场混沌不清的时候,权力对于市场的侵犯就是不可避免的。这可不是市场的错,是权力没有按照市场的规律受到规范与制约。我们要做的,不是放弃市场走回去,而是按照市场经济的要求办事,改革我们的制度,完善我们的法制,斩断政府与微观经济千丝万缕的联系,把权力限制在一个合法的“笼子”里。做不到这一点,任何表面的精简和措施都将于事无补。

       如果说政府权力膨胀是导致人员机构臃肿的深层原因的话,那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出路就是停止权力扩张,根据市场经济的原则为行政权力划出一条明确的界限,在政府和微观经济之间建立一道“防火墙”,根据“小政府,大社会”的原则设置我们的政府职能,我们的政府机构才能真正实现精简。为此,我们在经济体制改革上需要进一步加快市场化步伐,遏制“国进民退”势头的蔓延,并用法律规范我们的产权主体,而在政治体制改革上,不断推进民主建设,简化政府职能,将政府职能建立在法律规范的基础上。同时,政府行政经费的支出应当高度公开化和透明化,并建立人大专项审查制度,各级政府的经费预算必须经过同级人大的严格审查投票通过才能支付,支付完毕应当接受人大的监督和质询。不建立行政经费的刚性约束,不将其置于法律的规范之下,各级财政和国有企业就成了政府的“钱袋子”,不受约束的行政经费必然成为机构扩张的物质基础。

      为什么以前的多次精简和大部制改革越改机构越多人员越庞大?最关键的就是只治标而不治本,合了分分了合,砍了增增了砍,人员只进不出,行政经费缺乏法律的刚性制约,才会出现天文数字的“三公”消费,才会出现行政经费增长速度数倍于国民经济增长速度的现象。行政机构的臃肿庞大不但消耗了大量的国家资源和国民积蓄,而且导致了效率低下和贪污腐败。按照目前行政权力的扩张和机构、人员的增长势头,国家财政更多的部分将被毫无效率地消耗掉,使国民经济背上沉重的包袱。

       精简庞大臃肿的政府机构是该提上议事日程了,治标不治本的老路不能再走了。政府机构改革必须从根本做起,它是一个系统化的社会工程,需要综合治理才能见效。“小政府、大社会”说说容易,真正做起来绝非易事。这件事对中国来讲十分重大而紧迫,不能继续再拖下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3800)|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