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根经济学论坛

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鲁迅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财经评论人。长期供职于银行、证券行业,曾公派出国学习现代金融业务与管理。中国金融学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市场化问题的讨论(更新中)  

2009-10-18 12:24:18|  分类: 经济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市场化就是把非市场的经济形态改变为市场经济形态。这个改变的过程就叫做市场化。

  在现代经济中,市场化改革的主要对象就是国有经济。

  市场化改革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价格体系改革,即把计划定价改革为市场定价;一个是所有制体系改革,也就是把国有企业民营化(私有化)。

  从这个意义上讲,市场化就是私有化。

  上世纪八十年代法国、英国、日本等国家的市场化浪潮,其主要内容就是国营铁路、电信等部门的私有化。

  中国三十年来改革的主要内容也在于价格体制和国有体制的改革。

  这大概不是什么高深的理论,这是基本常识。

二、

  哎,较真儿真能诡辩和捣浆糊。

  他根据我的《市场经济的拨乱反正》一文,提出来一个“市场化是否就是私有化”的命题,我正面回答了他,然后他就拉出来这么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论证出一个所谓的“市场化就是对普通老百姓的疯狂掠夺”,然后给你安上一个“掠夺老百姓的鼓吹者”的大帽子,看来就是他的胜利了。

  如果较真儿真的这么简单化地理解市场化这个概念,那我只能说,你的经济学是白学了。

  市场化这个经济学的名词及其实践的出现至少已经三十多年了。作为对国有经济改革的一个专用概念,市场化的实践总体上是成功的,譬如英国、日本和中国的实践。至于俄罗斯,有很多复杂的情况,政治因素占了主导因素,因此一个市场化,是不能概括俄罗斯当时的实际情况的。当一个国家的改革基本倚仗美国的所谓经济专家的时候,这个国家和所谓改革的命运就是可想而知的了。所以,不能把俄罗斯的问题,简单地归罪为“市场化”,认为市场化就一定是对老百姓的“掠夺”,那么英国和日本又是怎样“掠夺老百姓”的呢?

       市场化的改革是需要一定条件的,首先就是国家、国民的认同与共识,其次就是一个持续稳定的政治环境,再其次就是具体操作的政策与过程恰当与否了。这三个方面,缺一不可。中国的市场化实践并没有否定国有经济存在的必要性,相反,对国有经济效率化改革成为了整个市场化改革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这方面,目前尚不能说完全成功,但无疑具有“中国特色”的重要意义。

  所以,市场化是一个严肃的经济话题,它不完全针对中国的国有经济,它包括了许多发达国家的国有经济,并且其实践也是从发达国家做起的。为什么国有经济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也同样效率低下不堪重负,需要彻底改革才有出路,这恰恰是我们需要深思和探讨的问题。在中国,完全的市场化是不可能的,但同样必须解决国有经济的管理和效率问题。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总之,中国必须解决好国有经济效率和市场效率这两个方面的问题,中国经济才能真正走向强大。在这两个方面,我们虽然取得了巨大成功但仍然任重而道远。深入研究市场化问题,研究市场化实践中的经验与过错,在经济体制和效率化方面走出具有中国特色的路子,才是一个正确的态度。

  给市场化扣上一个“掠夺老百姓”的帽子,然后把它打入冷宫,这可不是一个科学的态度,也不是一个研究学问的方法。连较真儿这个一直声称注重“学术”的人,也拿起了极左者们的余唾,这实在是一种学术的悲哀。实践证明,循序渐进的市场化改革不但大大提高了原有经济体的效率,也同时大大改善了老百姓的生活,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至于市场化带来的收入分配不公,贪腐所导致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等等,都不是市场化本身的问题,而是法律、制度改革的问题。只有建立完善的二次分配和国民保障体系,这个问题才能得到根本的解决。

  注:市场化这个概念,值得深入探讨。因为它既关系到中国经济体制的改革,也是整个世界经济体系中一个较为普遍的现象,还涉及到新自由市场学派的某些观点和主张。这个问题既比较复杂也具有现实意义。澄清这个概念的内涵及其实践的对错,可以对当前的中国经济发展和改革具有更深入的了解。

  市场化和私有化成了目前一个非常忌讳的问题,这是很不正常的。直面这个问题并弄清楚其中的是与非,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这个讨论才刚刚开始,希望听到各种不同的声音。


三、

  “关于市场化是不是私有化,经济学家们争论了很久,如“华盛顿共识”都很有名”。既然争论了很久,那这个问题一定是个问题了。既然是个问题,就有探讨的必要。不过看较真儿的意思,好像这个问题已经不是问题了,盖棺论定了,那我们还在这里争什么?

  纵观现代商品经济发展史,就是一部市场经济的发展史。市场本身是不需要市场化的,之所以要提出市场化这个概念,是因为现代经济中出现了或者存在着许多 非市场因素,这些因素排斥或影响市场因素的发挥,需要通过对非市场因素的研究,提出解决问题的途径与方法。这些非市场因素,包括某些政治因素(譬如独 裁),经济因素(譬如垄断和国有经济)和历史因素(譬如发展滞后所导致的市场机能欠缺)等等,其中国有经济是一个主要因素。由于国有经济的“全民”属性, 导致现实利益主体缺失,使得国有经济内部竞争、淘汰等基本市场原则失效,企业管理和经营效率低下,“大锅饭”现象严重,往往存在巨额亏损和沉重包袱(当年 英法日本等国国铁部门天文数字的亏损就是明证),所以不得不采取市场化的办法来解决。中国三十年的改革开放的主要工作,从经济学的角度用一句简单的话来概 括,就是把单一的非市场的国有经济,改造成多元的具有市场主体的市场经济。不论中国的还是某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市场化实践,总体来讲都是成功的和有效 的。

  至于原苏联的市场化问题,我说过有很多非常复杂的因素,不是一个市场化的概念可以概括的,更不能因为原苏联市场化改革的失误,就否定市场化本身。原苏 联私有化最大的问题,就是把这个关系到国家命运的重大改革,完全托付给欧美的那些经济顾问,由他们来提出方案和决策意见,并最终采纳了这些决策意见。这种 改革主导权的丧失,以及大大脱离国情决策的实施,直接导致了这个改革的失败。另外,原苏联当时缺乏政治环境的稳定,以及没有形成国民对改革的普遍共识也是 失败的重要原因。因此,把原苏联私有化失败及其后果归罪于市场化是十分荒谬的。

  另外,市场化并不意味着对国有经济实行百分之百的私有化,这种理解无疑是极端的和偏颇的。更为普遍的做法是将国有企业股份化,通过在证券市场上市解决 管理和机制问题。一般的做法是变国有绝对控股为相对控股,甚至让出控股地位,当然也有像日本国铁那样把原国铁分割成六个公司完全私有化的做法。由于西方法 制比较完备和对私人财产权益的保护比较彻底,所以这种私有化过程完全可以解决原国有企业的效率问题。我国的国有企业上市,也是私有化的一个组成部分,相对 于国有独资公司,这无疑是一种进步。从实践的效果来看应当说是有好有坏。好的譬如中兴通讯、海尔、海信电器等一大批处于市场核心的企业,机制的转换比较 好,市场化的效果非常明显。但诸如中石油、中石化以及各大银行等,市场化的效果就相形见绌。这一方面是因为国有持股比例依然过大(这里当然有政治考量), 更重要的是因为在公司治理方面的投资者缺位,缺乏投资者的参与和制约,投资者利益也没有得到根本的保障。在这方面,只有通过完善法律体系特别是执行体系来 解决了。但不论何种方式,这种对国有经济的改造过程就是一个市场化的过程,也是一个私有化的过程。这是不言而喻的。

  国有经济市场化的另外一层含义,就是国有企业经营行为的市场化。对于无法实行市场化或者远离市场的领域,在全资国有的前提下,尽量明晰利益主体和管理 责任,扩大企业的经营自主权,创立企业经营者的完全管理和利益驱动机制,使企业能够尽可能地参与市场竞争,并通过市场竞争“倒逼”内部机制的改变。这是我 们前多年一直在做的事情。只是目前出现的国有企业持股权的集中趋势和政府加大对企业董事会的控制力度,有可能形成对国有企业经营行为市场化的反动。这种做 法很难从根本上解决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甚至有可能加剧国有资产流失。国有资产流失的根本原因是国有资产管理体系本身的缺陷和不透明,以及法制的不完善, 而不在于持股权或者管理权的集中还是分散。防止或者杜绝国有资产流失问题,关键是要建立一个有效的管理体制和提高透明度,以及有关法律法规的完善和执行。 以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为名实行国有企业的集中管理,无疑是朝市场化的反向走,这不是前进而是倒退。

  总而言之,市场化就是对非市场因素运用市场的方法进行改造,使非市场因素变为市场因素,从而促进效率的提高和整个经济体系的改善。国有经济的民营化或 者私有化过程,就是一个市场化的过程。虽然国有经济市场化具有多样性,表现为完全私有化、部分私有化和行为市场化等多种表现形式,但其核心和实质还是围绕 市场机制的形成进行改革,是在市场化这个前提下进行的不同方式和途径的改革。明白了这个道理,就会比较深刻地理解国有企业改革的必要性和迫切性,就会明白 国有企业改革的基本方向。是否遵循和坚持这一基本方向,是衡量和检验改革与反改革的标准和试金石。所以,在新一轮的“再国有化”浪潮出现的时候,探讨市场 化问题在当前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十月二十日)

四、

       私有还是公有就是一个所有制的问题。市场化是否意味着私有化,说的是市场化在所有制方面的改革问题。

  没有任何人说过市场化仅仅就是私有化,市场化的范围要广泛得多。我说过了,包括政治的、经济的、历史的诸方面,我也说过了包括价格体系的改革在内。但市场化在所有制层面的改革就意味着私有化。

   较真儿说“只要有一部分市场化不“包括所的制方面的变革”就能否定“市场化就是私有化”--这叫反例!”用这样一个反例就可以推翻市场化与私有化的关 系,这叫偷天换日荒唐之极。按照你的逻辑,如果证明“一部分市场化包括了所有制方面的变革”,是否就可以推翻市场化其他方面的内容?用市场化的这一部分内 容可以推翻另外一个部分的内容?这不叫逻辑学,也不构成成什么“反论”,这叫诡辩加荒唐。

  华盛顿共识的十点共识,概括起来也就不外乎价格体系改革和所有制体系改革,以及与此相关的财政、税收、外汇体系改革,连市场化改革包括了所有制方面的改革这一核心内容都要否认,较真儿的“学问”真是做到家了。

   市场化的根本在于所有制改革。为什么要进行价格改革?就是因为国有经济及其管理体制限制了市场定价这一市场的核心机制的发挥。所以,要对价格体系进行改 革,就必须同时进行国有经济体制的改革,以形成市场化的以供需关系为基础的定价体系,从而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否则这个价格体系的市场化改革就难以达 到预期的效果。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实践,就是构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的实践。这个市场体系的建立,其核心就是价格体系和所有制体系的改革。可以说, 如果没有对无所不包的原国有经济体系进行卓有成效的改革,就没有今天商品经济和中国经济的巨大发展。如果较真儿能够否定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实践和对国有 经济进行巨大改革的事实,包括“国退民进”的事实,那么较真儿就可以说市场化不包括私有化了。

  以“华盛顿共识”为代表的新自由主义学 派在南美洲的试验以失败告终了,以俄罗斯为代表的激进的市场化改革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而以“北京共识”为代表的中国特色的市场化改革却取得了巨大的成 功。这充分说明,市场化取向的改革本身没有错,错就错在如何推进市场化进程的方式与道路上。“北京共识”最主要的贡献,就是国家主导市场化改革,并完全掌 握市场化进程,在政治稳定的前提下循序渐进地推进市场化进程,同时制定符合中国国情的政策和措施。中国迄今为止取得的成功,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市场化进程 的成功。市场化取向的改革,构成了中国三十年改革的主流和趋势。

  问题在于,中国三十年的市场化改革走到头了吗?我们是否已经完成了这 一进程,还是依然处在这一进程之中?我们是要继续这一进程还是要扭转这一进程并朝相反的方向走?这是我们必须回答的问题。我们看到,许多尚未改制的中小型 国企还在亏损和破产的边缘挣扎,而留存下来的大中型国企尚未完全解决企业的机制和管理问题,而已经形成的市场经济还缺乏法律和规范的制约,许多尖锐的矛盾 (譬如分配不公、贫富分化和违法贪腐等等)有待于通过改革加以解决。这就清楚地告诉我们,中国的市场化进程远远没有结束,改革任重而道远。试图终结这一进 程,选择“国进民退”的方式解决矛盾,只能导致改革进程的混乱和倒退。

  别以为世界金融危机的出现就表明市场经济不行了,在未来的漫长 历史进程中市场经济仍将扮演主要的角色。否定市场经济和市场取向的改革是没有任何出路的。坚持三十年来的改革方向和改革道路,把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 设好、完善好、发展好,关系到中国的前途和命运,关系到未来面对世界的竞争中中国如何发挥核心竞争力,并最终取得竞争的胜利。
十月二十二日

       五、

         较真儿终于在这里承认市场化和私有化的关系了。不过,看看你前面的帖子,你是这样认为你吗?你不是一口咬定市场化就是资源 配置问题吗?你不是一口咬定市场化与所有制就好比“重量和温度”一样毫无关系吗?发现自己错了就是错了,勇敢地承认就是了,别在这里把自己装扮成一个本来 就以为是这样的样子,这个样子更难看!

  但是较真儿还是在这里绕,还在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试图证明自己的“正确”。这一点也帮不了你的忙。

   我说过了,市场化包括很多方面的内容,主要就是价格改革和所有制改革。市场化体现在所有制方面的改革,就是私有化的改革,这一点是不容混淆的。这不是什 么简单化,而是基本的理论逻辑。——如果较真儿能够证明国有化也属于市场化的一部分,也是一种市场化的取向,那么才有可能否定市场化就是私有化。

  我说市场化就是私有化,说的是市场化在所有制变革方面的具体取向和内容,并不是把这两个概念等同起来,这就好比说市场化就是价格体系改革一样。试图用市场化的其他内容来否定市场化在所有制变革方面的内容,是徒劳的也是荒谬的。

   市场化在所有制改革方面的取向只有一个,那就是私有化取向,这里没有第二个取向。但是,谁也没有说私有化取向就意味着必须对全部国有企业或国有经济实行 私有化,这是两个根本不同概念。在国有企业体制改革的问题上,是否私有化当然要根据具体情况有所取舍。在中国三十年改革中,大部分国企实行了私有化,只保 留了核心的部分。而许多核心企业,诸如石化行业和金融行业,也进行了股份制改造和上市,股份化的过程也属于私有化即市场化的过程,这在西方经济理论中有明 确的界定。较真儿试图用“私有经济多一点还是国有经济多一点都不影响市场化”这一似是而非的命题混淆市场化在所有制改革方面的明确定义,试图使人们认为所 有制的市场化改革除了私有化取向还有其他方面的取向,这是极其幼稚可笑的。

  较真儿承认市场化包括了所有制方面的变革,承认私有化可以 推进市场化进程,这也算是一种进步,这比他在此之前一口咬定市场化与所有制无关已经大大前进了一步。但是较真儿继续在这里绕弯子,试图否定市场化在所有制 变革方面就是推进私有化这一基本定义,而用似是而非的概念加以混淆。这说明了较真儿在市场化问题上知识的浅薄和逻辑的混乱。

  理论问题是严谨的,是不允许胡乱诠释和歪曲的。在市场化的所有制改革问题上,居然存在着这么混乱和糊涂的认识,着实让人大吃一惊。看来,我们真的需要好好补上这一课了。
  评论这张
 
阅读(54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