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根经济学论坛

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鲁迅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财经评论人。长期供职于银行、证券行业,曾公派出国学习现代金融业务与管理。中国金融学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再国有化:三十年改革走向何方?  

2009-09-28 20:48:44|  分类: 经济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一篇文章中说过,经济危机教会了中国官员很多坏东西,其中一个就是“市场不灵政府很灵”。从这个坏东西派生出来的副产品,就叫做“国进民退”,国有机制大踏步前进,市场机制大踏步后退。而“国进民退”最经典的例子,就是不少地方政府借口“兼并重组,调整结构,做大做强“而对民营经济实行的强制性赎买。这是本年度中国经济领域出现的一大奇观。对于这个奇特现象,还没有很好的经济学归纳和总结,我们就暂且把它叫做“再国有化”吧。

  相对于“国进民退”,就是“国退民进”,这是直到本次世界性金融危机前我们一直在做的。“国退民进”的核心内容就是国有资产退出竞争性行业,以培育市场机制和建立一个更广泛的市场。从计划配置资源为主过渡到市场配置资源为主,这是改革开放三十年我们一直为之奋斗的目标。我们沿着这条路走到今天,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实践证明这条路子没有错。市场化作为中国改革开放最核心和最主要的内容,必将载入中国发展和强盛的史册。

  然而金融危机似乎导致了中国市场化进程的转折,“国进民退”似乎成了一种新的趋势,这种趋势因为我们的政府对于经济的强大控制能力而变得无坚不摧。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到底要向何处去?这个问题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和话题。

  什么叫做“再国有化”?就是在许多原来已经实行市场化的领域重新推进国有化。我们对市场化的一个严格界定,就是限于“充分竞争性行业”。什么叫做“充分竞争性行业”?就是毋须计划配置资源而市场完全可以完成资源配置功能的那些领域和产业。从范围上讲,除了公用事业和关乎国家战略与安全的领域,原则上都属于竞争性领域。即便像军工产业这样一些敏感领域,我们也在大力鼓励民营企业参与,以便为这些领域注入活力和市场因素,实现更好更快的发展。钢铁、煤炭、航空、石化等领域早已开放或者鼓励民间投资的参与,这些领域的民间投资已经形成了相当的规模。就是在这种状况下,这些领域出现了一系列“再国有化”苗头。由于”再国有化“必然是由政府主导的,所以这种“再国有化”苗头有可能发展成一种趋势,这就是我们必须引起高度重视的地方。

  山东钢铁兼并日照钢铁的案例,至少向我们透漏了多重信息:一是这次交易不是企业和企业之间的交易,而是政府和民间的一次交易,这次交易是由山东省政府“省长办公会议”决定的,由政府职能部门执行的;二是这次交易是一个年亏损18亿元的企业兼并年盈利20亿元的企业,开了一个“落后兼并先进”的先河;三是交易过程缺乏“三公”因素,没有像政府规定的那样履行产权市场转让程序;四是民营交易主体的缺位,一切按照政府的意图和意志办,交易的一方处在从属地位,“大局为重”成了交易的主导因素;五是这个交易是在产业升级、做大作强的口号下进行的,“建设日照精品钢材基地”成了这笔交易最好的包装和口实。

  如果说日钢案例还走了那么一个形式和过程的话,那么山西的煤炭产业国有化就近乎赤裸裸的剥夺了。省政府发了一个文件,确定了煤炭行业整合的方式和时间,规定了所谓“补偿”办法和计价原则,根据文件精神算出一个价格来,煤老板们就得乖乖在上面签字。什么宪法和《物权法》,什么当地政府原有的一大堆文件规定,什么市场原则和“三公”精神,统统没有省政府的这个文件大。“消灭煤老板”成了这场整合的代名词,做大作强煤炭产业依然是最响亮的口号。与山东“再国有化”不同的是,山西省政府的交易对象不是具有良好形象的企业家,而是背负道德污点的煤老板们。这就使得山西省政府站在了一个道德的高地,煤老板们几乎是在舆论审判的状态下参与这场“交易”的,因此政府就显得更加理直气壮肆无忌惮了。

  这种连个像样的“过场”也不走的对于民营资本的赎买,向我们传达了一个强烈的信息:政府不但要当国有企业的家,而且也要当民营企业的家!这只“有形的手”所向披靡,使所有试图的争辩和抵抗都归于无形和无声。我们必须忘记所有的权利,高举双手向这只“有形的手”缴械投降。

  如果这种“再国有化”是在尊重法律和市场的前提下进行的话,虽然很难把它归结为一种“进步”但至少在程序上是无可指责和毋庸置疑的。问题在于整个过程无视基本的法律和市场原则,把政府的公权力凌驾在了整个法律之上。在文明开化的21世纪的今天,在改革开放旗帜高高飘扬的中国,在如此光天化日之下,我们地方政府这些封疆大吏们,为我们上演了一出“权大于法”的精彩大戏,其落后和野蛮程度,足以让我们这些泱泱大国的现代子民们汗颜。

  另外一种形式的“再国有化”,就是在经济危机过程中民营经济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而国有经济得到了空前的强化。这种市场客观和经济政策复合作用的结果,就使得我们的经济结构更加倚重于国有经济,导致了市场功能的退化和非市场功能的增强。市场的范围和效用在急速缩小,政府调控的范围和和强度在不断扩大。如果这一趋势毫无节制地发展下去,我们的市场化进程就有可能停顿下来,“无形的手”严重萎缩,而“有形的手”就无所不在了。

  “再国有化”现象值得关注和研究。我们需要闹明白,即便这一现象建立在法律和市场的基础上,这个趋势意味着什么?它是前进了还是后退了?国有资产退出竞争性领域的做法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我们三十年的经济体制改革将要走向何方?

  我在很多地方都强调,即便在今天,中国缺的仍然是市场机制,中国从来不缺调控机制,政府永远强大而企业永远弱小。在这种格局下,培育和发挥市场功能永远是中国经济头等重要的课题,市场经济的这门功课我们还远远没有做完,这是我们与西方经济体制根本不同的地方。经过三十年的努力,我们在计划经济的土壤里培育出了一个并不发达完善的市场,我们需要使它更健全和更健康。我们虽然颁布了许多维护市场的法律,但这些法律在公权力面前往往变得苍白无力形同虚设;我们还需要颁布更多的法律,使法律体系不断完善并变得名副其实和硬朗起来;我们的金融体系虽然声称市场化了,但仍然和市场隔着那么一层窗户纸,一个缺乏金融业支持的市场还叫市场吗?我们的裁判一边吹着哨子一边下场踢球,使得这场比赛混乱而扭曲,没了真正的赢家。看来我们仍然任重而道远,还需要做出不懈的努力。只有我们的市场机制不断前进和完善,我们才有可能纠正中国经济体制先天的缺陷和弱点,并在世界范围内和西方强国展开竞争。中国人从来不乏竞争的细胞和能力,只要你松开捆绑他们手脚的绳索就行了。

  中国经济的崛起是以市场的崛起为后盾的,没有市场的崛起就不会有中国的崛起,我们应当牢牢记住这一点。市场这只“无形的手”养肥了政府这只“有形的手”,使“有形的手”变得发达而强壮,但“有形的手”绝不可因此而恣意妄为。胡锦涛总书记告诫全党“不折腾”,就是在告诫这只“有形的手”。因为只有这只“有形的手”具有折腾的资格和能力,而市场无疑永远是其折腾的对象。

  如果任凭这股“再国有化”之风蔓延开去,中国的市场经济将会成为一地鸡毛。可怕的不是国有企业并购民营企业,可怕的是在这一过程中所表达出来的对于法律和市场的蔑视。要是这一苗头成为趋势,中国的市场经济就有可能成为一个怪胎。这是一个恶劣的范例,这个范例是由一些地方政府树立起来的,各地政府的可复制性很强,因此具有更大的威胁性和破坏力。当“市场不灵政府很灵”的观念在我们官员头脑中深深扎根的时候,谁能保证他们不会群起而效仿之?

  看来需要对三十年来走过的道路作一个总结和检讨,看看这条道路到底是走对了还是走错了?我们到底是要继续朝前走、停下来还是走回去?中国经济社会出现的矛盾应当如何去解决?我们应当用市场的药方解决市场的问题还是用非市场的药方解决市场的问题?中国的市场化改革走到头了并且已经足够了吗?

  一个地方的政府,可以在自己的地盘上为所欲为,但是如果涉及到改革开放的大局,涉及到中国的前途和命运,那就绝对不可为所欲为了。即便“再国有化”是对的,我们也不能允许再来一次“打土豪分田地”式的运动,因为我们已经进化到了21世纪,我们必须具有起码的法纪和文明。

  评论这张
 
阅读(15224)| 评论(10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