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根经济学论坛

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鲁迅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财经评论人。长期供职于银行、证券行业,曾公派出国学习现代金融业务与管理。中国金融学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人大应当问责央行的货币政策执行责任  

2009-07-23 17:48:50|  分类: 货币政策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从央行不断释出不祥的信息。

  先是央行年中工作会议,在提出继续实行适度宽松货币政策的同时,强调“既要保经济增长,又要防通货膨胀“,紧接着,原央行副行长,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吴晓灵女士声称“提高存款准备金率是冻结流动性的最好手段”,“要给央行的货币政策提供有利空间,如果有朝一日央行提高存款准备金,大家不要有过多恐慌。”

  看来,央行在“紧缩”的道路上已经紧锣密鼓,蠢蠢欲动了。

  这次人大财经委会议,可以说是群情激昂,对央行执行货币政策提出了种种质疑,这是无可厚非的。但质疑的结果,却是建议控制信贷规模和“回收流动性”,即对适度宽松货币政策进行修正和改变,这就大错特错了。

  大家都知道央行的货币政策执行出了问题,但问题到底在哪里?其实质是什么?却没有几个人去搞清楚。

  不论是去年把“适度从紧的货币政策”执行成了“过度从紧”的货币政策,还是今年把“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执行成了”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这种政策执行的”无度“,表面上是货币政策”打摆子“,实质是央行放弃了对中国宏观经济的严肃责任,放弃了对金融系统的有效管理与约束,出现了严重的渎职和失职。人大应当启动问责程序,问责这种严重的渎职和失职行为,而不应当在是否继续坚持适度宽松货币政策这个问题上做文章,因为这不仅将严重干扰宏观经济政策的继续执行,还有可能给中国经济造成巨大危害,使我们对抗危机的诸多措施半途而废,前功尽弃。

  在去年的“过度紧缩”过程中,央行妄顾世界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的严重冲击与影响,一再频繁紧缩银根,上调利率,进行反向调控,使实体经济雪上加霜,直到最后一刻仍然顽固坚持错误立场,没有任何的反省与检讨。而今年以来的货币政策执行,则完全处在放任自流状态,银行贷款毫无约束,大家争先恐后地进行了一轮名副其实的“放贷比赛”,造成了上半年贷款巨量增加,但实体经济却依然流动性短缺的畸形局面。这种“乱作为”和“不作为”,严重干扰和扭曲了中央的宏观经济政策,助长了经济结构的恶化趋势,造成了信贷资源的严重浪费,并人为导致了“流通中货币过多”的假象,为央行重新拿起“通胀紧缩”的大棒制造了“根据”。如果不出意外,央行新一轮的政策“折腾”将是必然的和不可避免的。

  上半年的货币投放量虽然巨大,但货币流通速度却依然缓慢,这意味着货币投放并没有有效地作用于实体经济,各种统计数据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首先是存款增量大于贷款,说明大部分贷款仍然以派生存款的形式躺在银行里。再从贷款结构分析,大约有30%左右进入了股市和房市,30%左右为票据融资,而其余40%左右主要为国家重点建设和地方政府项目贷款,其中主要为中长期贷款。如果此时改变货币政策,提高存款准备金率,银行无法即时收回这些中长期贷款,而只能在企业流动资金贷款上开刀,造成企业流动资金特别是中小企业流动资金的进一步短缺,从而给实体经济造成更加严重的伤害。所以说,今年上半年虽然释放了过多的流动性,但仍然不能以提高准备金率这一方式“回收流动性”,因为银行头寸一旦受限,他们无法也不愿意去压缩固定资产投资贷款,而最容易做到的就是压缩企业流动资金贷款。这样一来,那些“无效流动性”没法控制和回收,而本来就不宽松的“有效流动性”却要灾难临头了。“无度宽松”加剧了经济结构矛盾,而一旦开始紧缩,会继续加剧这一矛盾,使流动性分布更加畸形化。

  目前的问题,是应当花大力气调整贷款结构和贷款流向,堵住信贷资金进入资本市场的渠道,引导存量流动性朝实体经济转移。不去做这些工作,而去提什么“防通货膨胀”,提高准备金率,实在是又一次政策瞎折腾。

  央行的货币政策执行,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瞎折腾”
来概括是再恰当不过的了。去年的过度紧缩是瞎折腾,今年的无度宽松还是瞎折腾,而提出“既要保经济增长,又要防通货膨胀”,试图提高存款准备金率更是瞎折腾。如此这般折腾下去,中国经济还有什么指望?

  制止和纠正这种瞎折腾的最好办法,就是人大启动对于央行的问责。官员问责是一个很好的做法和制度,它有助于厘清政府及其职能部门的行政责任,澄清政策执行中的是与非,使那种不作为、乱作为、渎职和失职的官员负起应付的责任。人大作为最高的立法和监督机构,有必要行使自己的职责。人大不应当探讨央行的货币政策,而应当问责和监督货币政策。人大(包括人大财经委)不是一个专业机构,人大首先应当做好的是监督与问责。人大起码应当就如下几个问题要求央行澄清:

  1、去年过度紧缩货币政策的经验教训是什么?是否有人需要为这一政策的错误执行负起责任?

  2、对今年以来的“突击放贷”,央行采取了什么有效措施?是否存在放任自流和严重不作为的行为?

  3、央行对下半年的货币政策执行有何打算,未来货币政策执行是否汲取了以前错误的教训?

  中国经济正处在对抗危机的关键时期,我们的实体经济还在危机的谷底徘徊,世界需求和国内需求仍然疲软,我们的CPI、PPI连续数月负值,我们的实体经济仍然处在通缩之中。在这种情况下,奢谈“防通胀”和提高准备金率,无疑将给中国经济造成进一步伤害。上半年“流动性过多”的假象是人民银行畸形货币政策一手制造出来的,他自己却要摆出来一副“治理”的架势,这不免有点滑稽可笑。

  这种滑稽可笑不能继续下去了。宏观经济政策不是儿戏,岂容一再地扭曲和折腾?

  评论这张
 
阅读(83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