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根经济学论坛

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鲁迅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财经评论人。长期供职于银行、证券行业,曾公派出国学习现代金融业务与管理。中国金融学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农民工,一个被扭曲了的畸形称呼  

2009-02-10 19:35:01|  分类: 经济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民工,一个当代中国最引人注目的名词,一个庞大的社会群体,一个游离于城乡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奇特现象,一个被扭曲了的畸形称呼。
        农民工,农民乎?非也。他们长期生活在城市,从事着从传统产业到现代产业第一线的生产劳动,接受工业文明的熏陶和严格训练。他们已经远离了农村和农业生产,远离了那种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的生活。他们已经成了一个城市人,习惯了城市文明但却没有办法完全融入它。虽然他们已经毫不含糊地成为了中国产业大军最主要的组成部分,但人们照样要在这个“工”的前面加个定语:“农民”。不管你是当了十年、八年还是二十年的产业工人,你的属性仍然是“农民”。在工人和农民之间,我们终于有了一个城乡结合最恰当的名词——“农民工”。
        农民工,他们是工人?也不是。虽然他们干着工人的活儿,却没有办法享受城里人的待遇,他们的户口和身份仍然是农民。他们像蚂蚁一样流动来流动去,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寻找自己栖身的地方。他们有工作,但没有保障,他们有贡献,但很少索取。经济危机了,企业裁人了,于是两千万人一声不吭地扛起铺盖卷回到了早已生疏的故乡,干什么?怎么办?茫然和彷徨充满他们的心间。沿海发达省份的政府悠然自得,劳工输出地的政府焦头烂额。让他们重新成为农民?这是一种倒退,产业和城市化的倒退;让他们重新回到城里?城里不要他们也容不下他们。他们是被城乡都抛弃的弃儿,踯躅在城市和乡村之间。
        农民工,你到底是什么?那些高谈阔论评头品足的经济学家社会学家们为什么没办法给你一个明确的答案?面对这个庞大的社会群体,我们居然连个说法也没有?我们实在太无能了!
        该是有个答案,有个说法的时候了。
        当中国摆脱长期政治运动的桎梏,走上新的发展之路的时候,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的时候,当中国的产业,在微薄的基础上寻求发展的时候,农民工,这群特殊身份的人走进了我们的视线。他们放下锄头,放下书包,从农村走向了城市,加入到新的产业大军之中。他们吃苦耐劳,任劳任怨,愿意干城里人不愿意干的脏活累活儿,愿意接受严酷的工业化训练,在循环不断的生产线上辛勤劳作。比起城里人,他们更能适应现代产业的生产环境,更愿意在这个环境里为自己的将来创造希望。三十年过去了,两亿农民进了城,接受了现代文明的洗礼。应当说,这是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最大进步和最大成果之一。中国制造的辉煌,就是在这个特殊的群体手中实现的。就是这个扛起中国产业半壁江山的群体,我们给它定义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名字:农民工。
        三十年,这是两代人的概念。当第二代农民工走进车间,走上生产线的时候,他们根本没有务过农,他们离开学校就进了工厂,他们根本不懂得什么是农村,什么是农业生产。他们是地地道道的城里人,是地地道道的产业工人。但我们仍然强加给他们一个他们十分不情愿的名字:农民工。
        我们本来是没有这个阶层的,工人就是工人,农民就是农民。改革开放的特殊历史时期,造就了这个特殊的阶层。中国民营经济的蓬勃发展,市场经济的日新月异,使这个阶层迅速壮大。但是我们的政策滞后了,社会体制的改革滞后了,理论家的视线中也很少有这个群体,于是,这个群体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劳作了三十年,他们仍然没有得到他们本应得到的社会地位
社会认可,仍然每年奔波于城市和乡村之间,仍然背着那个“四不像”的名分,仍然在不断地进行着痛苦的抉择。
        当广东东莞市实行“腾笼换鸟”政策的时候,他们被明明白白地定义为“低素质劳动者”,所以就有了“撵人令”。虽然他们为东莞创造了数不清的财富,但当东莞市政府给市民发“红包”的时候,却没有这些“农民工”的份儿,而那些收着房租游手好闲的食利者却笑逐颜开地领到了“红包”。当广东省政府要劳动密集型产业“腾笼”的时候,他们就加入到两千万人的失业大军之中,像羊群一样被驱赶回农村。当地政府为他们殚精竭虑,为他们提供了各种培训,试图要他们留下来。他们能留下来吗?答案是否定的。他们的根已经不在这个地方,他们已经不再属于这个地方。他们属于城市,他们一定要回到属于他们的地方,所以就有了年关之后的民工潮。广东已经涌进去1000万人了,可是当地只有一百多万个就业机会。“腾笼换鸟”的政策,早已堵死了他们的退路。这些人怎么办?当地政府还要视他们为无物吗?还能潇洒地继续推进“换鸟”运动吗?还能对他们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吗?恐怕不行了。一万场的招聘会,不过是劳民伤财的“忽悠”之举。不靠发展产业,稳定形势,靠举办招聘会能解决这些人的问题?笑话。
       新年过去了,农民工来了,又是一道新的风景。它带给我们太多的思考,它呼吁我们从制度、政策、体制上进行根本性的改革。是该给他们正名的时候了,我们这个社会应当发出一个响亮的声音:他们不是农民,他们是地地道道的产业工人!给他们名分,给他们地位,给他们尊重,给他们理应得到的一切!
       哪个地方要发展,要用工,对不起,从他们上班的第一天起就把户口迁到当地去,城里人有的福利和社保,对他们一样也不能少。他们是第一线的劳动者,是他们在创造财富和辉煌,凭什么他们没有权利得到这些?!要改革,就从这个地方改起。政府无权干涉企业的用工,也就无权干涉他们的户口移动,就得照单全收。目前这种由发达地区使用劳动力,却由欠发达地区承担安置费用的做法是不公平的,欠发达地区的纳税人没有这个义务这样做。像广东这样随意关闭企业,驱赶劳动者的歧视性政策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让软约束变成硬约束,用相应的法制法规把这种约束固化起来,这是彻底解决农民工问题的唯一出路。
        他们重新失业怎么办?很简单,当地政府用低保养起来,直到找到新的工作为止。你使用这些人的劳动你不负责他们的社会保障?世界上哪有这门子道理!国家的失业统计也应当统计他们,要不然,莺歌燕舞当然好,但却掩盖了深刻的社会矛盾。
       农民工,但愿这个畸形的称呼从我们这个社会消失,但愿我们的新闻报道,再也不出现农民工、民工潮这样的词汇,但愿我们的总理,再也不用对农民工的工资发愁。当这一天出现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说,我们终于走出了一个历史的误区,我们又前进了一大步。
        但愿这一天早日到来。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