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根经济学论坛

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鲁迅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财经评论人。长期供职于银行、证券行业,曾公派出国学习现代金融业务与管理。中国金融学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市场经济环境下的国民精神  

2009-11-26 18:40:23|  分类: 经济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子先生在《我国像美国那样搞人民的生活能像美国那样吗?》一文中给自己提出了一个很荒谬的问题:美国的财富是靠掠夺别国得来的,美国中产阶级社会的实现与市场经济无关。那么战后日本、德国的发展并且进入中产阶级社会是靠什么得来的?北欧“社会主义”的典型瑞典、挪威他们压根就没有去“掠夺”,如何实现了“均富”的社会?

  至于劳动致富,怎么致富?劳动不是个体行为,而是一种社会行为。有组织的社会劳动的基本单位叫做企业。你要劳动,绝大部分人就得进入企业这个劳动组织,否则无法“劳动”。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无一例外都是存在“剥削”的,要找一个没有“剥削”的企业去劳动,恐怕实在比登天还难。竞争和生存压力逼着每个人“出色的劳动”,在“被剥削”的同时逐步积累自己和社会的财富,然后才有可能“富起来”,或者说改善自己的生活。至于生产资料公有体制下的企业,实践已经证明没法“严格认真按马克思的社会主义分配原则——按劳分配来实现”“富起来”。因为在“全民公有”体制下,“劳动人民”一般不会“出色地劳动”,可能连黑子先生自己也不会,结果就是大家贫穷。为什么?可以去问问你的上一辈人。更何况,即便是“国有企业”,它也存在“剥削”,否则它的利润是哪里来的?更别说这些利润,“全民”一点儿也享受不上。

  市场经济体制下需要不需要拼搏向上的国民精神?绝对需要。任何国家、民族和个人都是要有一点精神的,这是“治国齐家平天下”的根本。问题是要一种什么样的精神?不是楼主鼓吹的没有剥削的“出色的劳动”,那基本上是空中楼阁式的罗曼蒂克。日本的例子或许能够说明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在战后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面对日本国土的一片焦土和废墟,日本国民是怎样劳动的?在物资奇缺,食不果腹的状态下,每个人每天的劳动时间大概都在十五六个小时以上,工资及其微薄。看过《田中角荣传》吗?没看过的建议找来看看。原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在那个时代,每天打十五六个小时的工,还要蹬着自行车上夜校,休息时间不超过五个小时。从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在日本的企业,资本家或者说企业管理者到车间磕头作揖请工人下班的事情非常常见。就是到了八十年代,日本男性的工作时间最少也在10到12个小时以上,几乎没有加班工资。八十年代中期日元大幅度升值,日本的出口产业经受了沉重打击,京都有一个世界性的跨国公司叫京瓷,工人主动延长工作时间,接班的来了也不走,公司董事长带着全部高管到车间动员,磕头作揖下跪,说是不能这样搞,这样下去大家累坏了,公司可就真的完了。工人还是不听,说不这样我们也要完了。没办法,最后只能把两班倒的工作变成三班倒,把每班的工人减少几个人,反正到时间你不走也得走。那个时候我在京都的银行学习,这些都是亲眼所见。银行科长以上的员工,早上八点上班晚上十点以前很少能下班的,有的路上还要坐一两个小时的车,你算算他们工作多长的时间?休息多长时间?这已经是八十年代日本经济空前繁荣的时期。即便在今天,这个状况并没有多大改变。这些故事,在中国人眼里可能无异于天方夜谭,——日本的工人会那么蠢吗?他们就那么情愿接受资本家的剥削给资本家卖命?他们就是在那样地卖命。在日本,企业就是自己的家的概念根深蒂固,没有人算计资本家剥削了我多少,而是在算计我到底做了多少。日本人的工作时间,是和欧美经济对话中一个经常的话题,欧美曾向日本施压要求减少国民的工作时间。当然,日本的企业很注意人性化管理,“企业即人”这句名言就是他们管理的座右铭。日本没有资源,战后一穷二白,完全靠国民的凝聚力和咬牙坚持闯过了困难时期,其间几乎没有出现过全国性的罢工这种抗争现象,劳资纠纷即便有“春斗”也大都以和解告终。这正是日本人到今天仍然津津乐道的地方。日本人没有把工作仅仅看成是一个“饭碗”,而是看成了一种事业和精神寄托,终身为之奋斗而无怨无悔。什么叫国民精神?这就叫国民精神。这种国民精神的形成,除了民族文化和传统,严格的工业训练和强大的企业教育是主要因素。日本的企业精打细算,每一分钱都讲究节约,但在企业员工的教育培训上,在对员工的“政治思想工作”方面,从来不吝啬,该花多少就花多少。我所在的那个银行,每年十月都要进行“团结的集会”,就是全行两千多员工,分几批在五星级宾馆宴会厅举行集会,表彰先进,举行各种活动给大家打气鼓劲。当几十个身着民族服装的员工抬着“银行之舟”的小船穿过人群,“奋斗奋斗”的呼声震天价响的时候,你恐怕只有一个念头:为这个银行拼了算了!我粗略地估算过,仅这个活动的花费最少在一亿日元左右。我问过总行的人事部长,这样做合算吗?他回答:合算!只要增加银行的凝聚力怎么都合算!

  我们大家现在都在呼唤道德和精神,可是往往这种精神和市场经济背道而驰。我们谴责“剥削”超过了颂扬勤奋,老是觉得市场经济“残酷”而没有人情味,老是向往以前计划经济时代的生活状态,这是最没有出息的。我们已经跨入了市场经济时代,这是不可逆转的,可是我们却缺乏市场经济环境下的国民精神。我们不断谴责“剥削”却找不到不被“剥削”而致富的办法,我们滥用“剥削”的概念但却无法实践没有剥削的经济模式。即便最厌恶“剥削”的人,整天把“黑心资本家”挂在嘴边的人,也没法回答如果让他去办一个企业如何可以做到“不剥削”?谁能回答这个问题?

  既然市场经济是人们“出色劳动”的唯一办法,既然有市场就得有“剥削”,既然在目前的社会发展阶段你没有办法获得你的全部劳动成果,你谴责“剥削”有什么用?这就是市场经济环境下中国人的精神状态么?市场经济环境下我们应当有什么样的精神状态?

  市场经济是一种竞争经济,它崇尚法治、平等和自由。法制就是市场规范,交易的平等和自由是市场成立的基本前提,而市场的核心精神就是竞争,优胜劣败,成长与淘汰并存。在市场环境下人的精神状态,就是崇尚竞争,承认差别,顽强拼搏,努力奋斗,提倡尊重人的各项基本权利,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是基本的市场精神。而处于更高层次的,就是国家民族的繁荣与强盛,个人的社会责任、事业心和创造精神,以及对现代文明和美好行为的追求。市场经济虽然有尔虞我诈、贪婪、堕落和两极分化等等“原罪”,但其终极的发展结果,却往往是社会的巨大进步,社会分配的平均化即中产阶级社会的形成,以及国民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极大丰富。当我们羡慕和赞叹发达国家的社会文明的时候,殊不知这也是市场经济本身的一种成果?
 
       我们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能身处市场环境之中而精神状态却仍然停留在原来的“社会主义”阶段,这是一种异化的扭曲的状态。当经济基础已经发生深刻变革的时候,我们的意识和精神也必须有所扬弃和创新,我们不能变成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当旧的信仰已经破灭,新的信仰还没有建立的时候,我们实际上处在一个彷徨和混乱的状态,这是十分危险的。在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今天,必须重塑我们的精神世界,重塑我们的国民精神,这和制度、体制的改革同等重要。中国人从来不乏精神财富,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把传统与现实结合起来,赶上时代发展的步伐。当中国社会的管理者、企业家和企业以及每个中国人都意识到重塑国民精神的重要性的时候,当我们摒弃政治说教而把国民教育融入工业训练和管理培训的时候,当我们每个人都成为合格的市场经济参与者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自豪地说,中华民族离强盛的那一天真的不远了。

  
  评论这张
 
阅读(4595)|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