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根经济学论坛

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鲁迅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财经评论人。长期供职于银行、证券行业,曾公派出国学习现代金融业务与管理。中国金融学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产业升级:一个定理和两个定义——先进生产力讨论之二  

2009-01-05 22:01:36|  分类: 经济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把本人最近关于“产业升级”论讨论的系列文章整理一下,从中抽象出一个定理和两个定义。在“百度”搜索了一下,对这三个概念似乎都还没有完整严谨的界定,其中存在许多的谬误,这很令人诧异。“三个代表”思想确立很多年了,产业升级我们也喊了很多年,但在一些基本概念及其概念的解释上居然是如此的不明确和含混不清,出现一些认识上和政策上的偏差就是不难理解的了。看来,这些问题非常有必要作一个澄清。

        一、附加值定理:

        所谓附加值,就是附加在产品原有价值之上的超额剩余价值,而这种超额剩余价值的实现,一是要靠生产过程的高度效率化,一是要靠市场营销对于价值的再发现。产品附加值唯一实现的途径就是市场。附加值的高低,是和市场占有率的大小成正比的,即产品附加值越高,其市场占有率越大。附加值和商品价格的高低是成反比的,即附加值越高,其产品价格越呈下降趋势,“价廉物美”是附加值在市场价格表现的最普通和最一般的形式。商品价格的不断降低是以生产效率和市场效率的不断提高为前提的,也就是说是以附加价值的不断提高为前提的。没有这个基本的前提,任何商品价格的降低都不可想象。(见《中国制造的附加值问题》)。

        这个“附加值定理”,试图解释这几个问题:1、附加值包含的内容是什么?它对应的是价值的哪一部分?2、高附加值的市场表现是什么?用什么样的标准来判定一个产业附加值的高低?3、附加值体现了生产效率和市场效率。

        关于第一点,附加值体现的是超额剩余价值,这只是一个粗略的定义,可以讨论。我的理解是,商品价值和剩余价值体现的是商品价值基本概念范畴的概念,在论述商品价值时,剩余价值原则上就包括在这个概念之中,所以很难说是“附加”的价值,而“超额剩余价值”无疑是属于“附加”的价值。当然,对这个概念,可能的一个更准确的解释是除去商品的生产成本,高于成本的部分都是“附加价值”。就是说,成本构成了商品的“基本价值”或者“初始价值”,其余部分的价值都是“ 附加价值”。但这个观点,还是和“商品价值”的概念有冲突,需要进行概念的明确。

        但附加值是属于“已经在市场实现的价值”是确定无疑的,没有实现或无法实现的价值谈不上任何“附加价值”。

        当然有人会说,附加值是一个投入产出的概念,是投入与产出的比较,单方面讲附加价值没有意义。但投入产出本身也有局限性,它是以产值来计量的,主要针对的是工业的部分,市场的部分很难纳入计算或者说很难精确统计,而产品的附加值包含了重要的市场因素,是由市场来实现的。不计算市场的部分,就很难说清楚附加值。

        至于有人认为工资、利息等都应当包括在附加值中,这是肯定搞错了,无论怎么讲这都包括不到附加值概念里面去。

        总之,这是一个需要继续探讨的问题。

        二、先进生产力定义:

        什么是先进生产力?先进生产力就是反映了同时代最先进的生产方式和生产手段的社会生产能力,是生产诸要素最佳结合方式的体现。 生产方式本身就是生产力的表现形式,生产方式是否科学先进,是生产力是否先进的主要标准。这个生产力的“力”,就是生产方式。生产诸要素形成了生产过程,而生产方式形成了生产力。在先进生产力中,最核心的要素是生产效率,先进生产力与落后生产力的基本区别就是生产效率的区别。先进生产力包含了最新技术在产品和生产过程的应用,但最新技术只是先进生产力的构成要素之一,决定性的要素不是生产技术而是生产方式。科学技术只有借助先进的生产方式才有可能转化为先进生产力。传统制造业领域只要实现了先进生产方式的应用,体现了效率化和市场竞争力原则,同样属于先进生产力。先进生产力不仅仅表现在高科技领域,它可以表现在社会生产的各个领域。社会生产力的整体提高,体现了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效率及其构成要素是衡量先进生产力的基本尺度。

        关于先进生产力,搜索一下就可以看到,迄今为止几乎没有很标准的解释,甚至存在很多的谬误。对这个问题的论述大多数都是政论性的,重点论述的是如何调节生产关系以便解放生产力,以及我党如何来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发展需要”等等。为数不多的所谓标准解释中,更是谬误百出。最具代表性的观点,就是认为社会上存在先进生产力和落后生产力两种不同的生产力,我们的任务就是用先进的生产力代替落后的生产力。而对生产力先进与落后的划分,有不少人认为以高新技术产业为代表的产业是先进生产力,传统制造产业是落后生产力,发展先进生产力就是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在这里,物质生产力和社会生产力被混淆在了一起,而对于物质生产力的描述又是形而上学的,缺乏基本的辩证观点。近年来流行的“产业升级”论,主张对现有产业“替代”和“淘汰”,其始作俑者恐怕就在这种论调上,这是其理论的来源和出处。

        明确定义什么是先进生产力意义巨大。一方面,它是准确论述“三个代表”思想的需要。“三个代表”的第一条,说的就是我们党始终代表了先进生产力发展的要求。不搞清楚什么是先进生产力,就没法搞清楚这个生产力有什么要求,因而也就没法去“代表”。另一方面,“产业升级”论推崇的也是“先进生产力”,主张用先进的生产力“代替”落后的生产力,因此这个“先进生产力”也必须搞清楚。从这个意义上讲,不论是在政治上还是在现实经济生活中,先进生产力这一概念都必须有明确的定义,这涉及到政治经济的重大原则问题。

        三、产业升级定义:

        所谓的产业升级,实际上就是生产效率的转化过程,就是社会生产效率由低到高的改进和转化,它包含了先进技术、先进手段、先进管理、先进观念等等在现有产业中的运用,或者创立新的产业,是整个生产体系的改进和提高。产业升级是一个系统化工程,它是微观产业体系和企业在市场竞争推动下的自觉行为,是从量变到质变的积累,是一个逐步演化和提升的过程。

        产业升级就是生产方式和生产效率的升级,这种升级的过程,本身就包含了技术因素的运用,这种技术因素,包括科学技术、管理技术和市场技术等等。单纯强调产品的科技含量,而忽视生产方式的改进和提高,本身并不能构成产业升级,甚或导致产业倒退。

        革命性的技术创新可以引起社会经济的革命性变革,但这种变革是以技术和先进生产方式结合所形成的先进生产力为条件的,是以这种技术的广泛应用和推广为前提的,是与市场互为因果的。没有先进生产方式的催化作用或者不通过先进生产方式这个载体,任何先进的技术都不可能导致社会生产力的进步。技术创新只是提供了一种生产力进步的因素和可能性,而先进生产方式则把这种可能性变为现实。

        产业升级,就是通过市场竞争,淘汰那些低效率的生产,或者把低效率的生产转化为高效率的生产,从而发展高效率的生产,实现国民经济的效率化。在产业升级过程中,政府可以制定政策指引,做好区域产业规划,制定产业发展目标,在税收等市场法规方面作出限制和优惠,当好管理者和裁判者的角色,但不能规定哪一部分产业必须升级到另外一种产业上面去,这是违背产业规律市场规律的,是一种产业歧视和产业偏见。就产业本身来讲,无所谓低级和高级;产业存在的意义,就在于满足社会日益发展的物质文化需要。任何产业,只要有需求,只要它还具有市场的生命力,它就是必要的和合理的,这种存在与发展是以市场平等为前提的。产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有效率高下之分。处于市场中的产业是多层次多结构的,效率也是参差不齐的,强调产业升级不能以牺牲现有产业为代价,保持市场产业的丰富性多样性也应当成为政府产业发展的基本目标之一。(以上两条参阅《先进生产力与产业升级》一文)。

        产业升级问题是近年来谈论最多的话题,也是我们的政府、产业界和企业追求的目标。但去年以来,关于产业升级却出现了许多的谬论和逆流。首先是泼向“中国制造”的大量污水,什么中国制造“低端”,“落后”,“低附加值”,“剥削”,“压榨”,“污染环境”,“浪费资源”,“卖国”,“为西方打工”等等,不一而足。与此同时,“产业升级”的呼声日益高涨,似乎中国制造应当“淘汰”,用高科技产业取而代之了。产业升级这个本来无可非议的概念却被用来作为打倒中国制造的借口,作为某些地方政府漠视处于世界性经济危机漩涡中的中小企业困难的借口,甚至有人干脆把这些企业归入“落后生产能力”,认为危机中的企业破产是“市场经济的正常规律在起作用”,“政府不能做违背市场规率的事”,不能去救这些中小企业。更有甚者,就是广东省政府“腾笼换鸟双转移”的所谓“产业升级”政策的出台和大力推行。这种倒行逆施,越来越受到更多有识之士的抨击,主流媒体和经济学界也表达了对这一政策的不同看法。但迄今为止,这一政策没有得到改变和检讨,还在继续严重威胁着当地的产业。用正确的理论掩盖错误的思想和政策,从来就是极左路线的基本方法。所以,我们必须对产业升级问题进行一次正本清源,弄清楚什么是原本的产业升级,应当升什么和怎么升,从什么地方升起;必须对中国制造进行一次客观的评价,弄清楚它到底是先进的还是落后的?是高附加值的还是低附加值的?是宝贝还是垃圾?从而理清我们的思路,采取正确的对策,找出我们重新出发的方向。

        从这个意义上讲,“一个定理两个定义”具有重要意义,搞清楚这几个问题,起码有助于我们认识当前许多糊涂、混乱和错误的东西,起到一个鉴别的作用。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参与到这几个概念的讨论中来,不断丰富和完善这些概念,建立正确的观念和认识。


        注:不管你“腾笼换鸟”也罢,“产业升级”也罢,你总得有个标准,有个尺子,有个 判断。“一个定理两个定义”就是标准和尺子,除非有人能提供出来更有说服力的尺子。用这三把尺子衡量,中国制造就是先进生产力,完全用不着淘汰。传统制造产业 要升级,就按照中国制造的模式升级吧,核心制造业要升级,也还得在现有产业基础上来升级。发展现有产业就是产业升级,在传统制造业加快技术应用步伐也是产 业升级,把传统制造业发展成为核心制造业也是产业升级,凭空想象的高科技产业构不成产业升级,产业升级是现实而不是梦想。

    先入为主,没有标准的“产业升级”可以休矣。


    附:我不讲的帖子:

    中国本应是世界贸易大家庭中的一员,所谓“加入WTO”,不过是还世界一个本来面貌。
认为中国回到世界贸易大家庭中种下了危机的种子,这种显然的荒唐竟然可以大行其道,实在是莫名其妙。
中国制造便宜,这不是中国人定的,是市场决定的。当年英国人用便宜纺织品冲垮中国传统制造业的时候,英国被称为“先进”,发展中国家用低价工业品冲击发达国家非关税贸易壁垒的时候,却被指责制造了危机。这是什么道理?

至 少有20亿人(中国和印度就超过20亿人了)的工业化过程,必然导致资源配置重新洗牌,按照市场规律,发达国家的劳动力收入应该下降。这些国家的选民指责 发展中国家,情有可原,这些“人民群众”本来就是愚昧的,不知道经济规律就是如此。政客们没有办法改变经济规律,只好在政治上指责中国、俄罗斯和拉美国 家,印度制造业没有造成多大冲击(印度人赚钱的主要来源是软件,对“劳动人民”冲击不大)。俄罗斯是因为石油,石油输出国历来是西方国家指责制造危机的对 象。

中国制造一定会对西方国家产生他们不愿意接受的影响,这是经济规律所决定的。我们根本就没有必要理会这种指责,更没有必要自己捆住自己的手脚,放弃改变世界资源配置格局。
中国的经济发展了,后果一定是将消耗更多的资源,还有人会指责中国制造了全球资源危机。这算不得什么。我们消耗多了,他们就消耗少了。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
但有一个道理许先生是不清楚的,发达国家想要保持其“劳动人民”的生活水平不下降,唯一的办法就是抵抗经济规律,必然的后果就是还会发生经济危机。
美国人一直在借钱过日子,这是它保持其劳动人民生活水平不下降的唯一办法。但这种办法不是可持续的,最终这个泡沫会破灭,黄先生等不去担心美国的信用泡沫破裂,天天担心中国哪里有什么泡沫,实在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危机的根源不是中国辛苦工作的打工妹,而是美国那些不怎么劳动的劳动人民。是为保护这些劳动人民生活水平不下降的各种经济和政治制度,靠发债等金融游戏来维系自己生活水平的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
把 制造业转移出去,美国的“高端产业”建立在对全球金融体系的掌控权之上,看不清这个根本,以为自己也可以学美国,该把低端制造业转移到越南或者缅甸去了, 是典型的眼高手低,连玩这种游戏的基础都没有看清楚,就想东施效颦了,我为中国的经济学家们一哭。他们缺乏的,正是知识(似乎有斑竹最反对我指出中国的经 济学家缺乏经济学知识,宁可放出骂人的话,也要封闭我的帖子。我坚持我的看法)


回复李斌:

    一、同意生产力是一种组织能力的理解。但这样说似乎有点大或者有点笼统。

    生产力这种“力”的形成,当然说的不是自然力,而是社会力,既然是社会力,具体点说就是社会组织对于生产过程的驾驭组织能力,最直接的解释还是要落到生产方式上。

    生 产方式就是人们对于生产的组织方式,不是“生产什么”而是“怎么生产”的问题。现在有一种观点很流行,就是认为高科技就是属于“先进生产力”,所以电子产 业就比服装产业“先进”,这实际上就是把“生产什么”当成了“怎么生产”,使这两个概念发生了很大的混淆。“产业升级论”之所以这么流行,其基本要害就在 这里。

    所以必须弄清楚生产力和先进生产力的概念,弄清楚生产力讲的到底是什么,这样才能谈清楚产业的先进和落后的问题,才能搞清楚“产业升级”的概念。要不然,以产品来划分产业先进与落后的做法还会大行其道,中国的产业发展还是会走到斜路上去。

    二、 科技是先进生产力,是要通过你所说的“社会组织能力”即生产方式来实现的,实现的科技才是先进生产力,而且其成立的前提是生产方式也必须是先进的,这个 先进与否的衡量标准就是市场。互联网技术之所以能够成先进生产力,不仅仅在于这个技术,而在于这个技术最大限度广泛地运用。没有后面这个条件,它也就是一 个技术而已。经济学是讲条件的,无条件的天然的所谓“先进生产力”是不存在的。我国几百万个发明专利至今还躺在专利局的档案里,这个“科技”什么也不是, 就是一堆档案和原理而已。
    三、回复中国龙经济:
    教育是生产力的构成要素基础之一,但不是你理解的那种中国式应试教育。教育水平提高了也不能说是附加值就高了,没有先进的生产方式把高素质的人有效组织到一个生产过程中,什么附加值也不会有。说到底,还是得讲生产方式。

    劳 动力的价格不是靠法律规定的,而是靠经济发展水平决定的。没有相应的经济发展水平,强行提高劳动价格只能适得其反。别以为劳动力价格低就是资本家占便宜, 劳动者价格高就是劳动者占便宜,这里谁都没有便宜可占。要想使中国劳动者达到日本的薪金水平,你先得把中国的生产力“升级”到日本的水平再说。要不然,还 得是低工资,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在日本当年相当于中国目前的发展阶段,相对于工人所创造的剩余价值,日本工人的工资比中国目前的 水平要低得多,这是有数据支持的,其劳动条件也远比中国现在的大多数企业差,劳动时间多达十几个小时,但人家没有闹工潮,没有喊“剥削压榨”,咬牙一坚 持,现在成了全世界最好的工作条件和劳动报酬。羡慕这个,先学学人家再说。要不然,高工资靠喊是喊不来的。闹不好,还得没事做坐在一边歇着去。什么是硬道 理?这就是硬道理。

    回复黄先生:

    黄先生的“落后生产力一定会导致生产过剩” 实在是一个发明。生产过剩不是由于生产力的过度发展和效率的大幅度提高导致生产速度超过消费速度,而是生产本身“落后”形成的,这不是创造是什么?美国人 现在认为目前的金融危机的根源不是由于华尔街而是由于中国制造,黄先生不是认为目前的“产能过剩”是由于西方的消费萎缩而是由于中国制造“落后”,这不是 拿人家的鞋子打自己的嘴巴子是什么?

    不过,黄先生终于搞明白了生产过剩淘汰的不一定都是落后生产力,终于搞明白了高科技产品未必就 是先进生产力,搞明白了“至于如何转型升级,应该由市场来判断而不是由政府官员来判断”,这算是一种进步和长进。不过,那你还把汪洋书记的语录放在这里干 什么?用你的话来打汪洋书记的耳光子?嘿嘿。

     回复黄先生:
     哈哈,黄老终于憋出了“一个定理两个凡是”,辛苦了。

    黄老没有说“以最小的耗费生产出最好的产品”的标准是什么,只说这是 一个“总纲”。至于说“即一个生产力与同类其它生产力相比,它的耗费总是最小”,这个不错,不过那就请你用自己订立的这个“标准”把中国制造和世界上所有 的传统制造比较一下,看谁的耗费最小效率最高?要比必须与“同类”比,黄老算是蒙对了一次。

    说来说去,黄老的先进生产力论仍然在回 避市场竞争,什么竞争小就先进,新投放市场的商品就先进,纯属胡说八道。没有经过激烈的市场竞争,没有通过市场普遍竞争的检验,你凭什么说它是“先进” 的?没有市场占有率会有高附加值?没有高附加值是“先进生产力”?你那个“定理”其实就是投入产出的效率,检验它的唯一尺子就是市场。没有市场这把尺子, 你那个“最小”和“最好”还是没法说明白。说到底,还得回到我的那个“定理”上面来,绕不过去的。

    要是“两个凡是”成了“判断先进 生产力的具体标准”,我敢断言,第一个遇到麻烦的就是黄老您。因为没有人去生产面包果汁服装了,您吃啥喝啥穿啥呀?或者换个包装弄出来一个什么“新产品” 来,价格比现在的高三倍(黄老一直崇尚“高价”),您老不怕自己的日常消费破产?

    真是妙论。

回复4565:

认同你关于产业结构优化概念比产业升级概念恰当的观点。

    但问题不是我们认为应当怎样说合适,而是人们现 在都在怎么说。产业升级这个笼统的概念大 家都在说,而实际上没有几个人真正搞清楚了它的含义。一提产业升级就奔高科技去了,高科技几乎成了产业升级的代名词。这种严重的理论偏差和误导,已经形成 了对中国制造的诋毁和轻视,甚至变成了某些地方政府荒谬的产业政策,所以不得不讲清楚这个问题。产业结构优化的概念当然比产业升级要实在和科学,表述起来 也会比较准确,但我们的任务首先是把产业升级的概念弄清楚,或者把其混乱和荒谬的部分澄清,这样才可以拨乱反正。

    附 加值问题是所谓产业升级问题的一个核心问题,但同样没人能够说清楚。还要加上一个先进生产力。这么多问题没人说得清楚,反映了中国经济学界在现实经济重大 问题上存在着严重的理论混乱,而对这些混乱的问题人们似乎没有足够的认识,还在大量地谈论所谓产业升级,上先进生产力,追求所谓高附加值。这是十分可怕和 有害的现象。当我们的经济学家和政治家们在频繁地使用并不十分清楚的概念来诠释经济和制定政策的时候,我们不得不为他们捏着一把冷汗。

    这 就是我为什么一直在严厉批判“腾笼换鸟双转移”政策,为什么一直坚持要把这三个概念讲清楚,为什么一直要为中国制造正名。在当前如何应对经济危机的过程 中,这些思潮的流行已经并将继续造成很大的危害,发展下去,它会把我们引向错误的方向,使我们失去宝贵的发展良机。这是一股“经济极左思潮”,必须揭露 它,澄清它,批判它,使其露出本来面目,这样才可以正本清源。

  评论这张
 
阅读(157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