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根经济学论坛

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鲁迅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财经评论人。长期供职于银行、证券行业,曾公派出国学习现代金融业务与管理。中国金融学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呵护信心——经济官员的公众意识与市场素养  

2008-10-06 02:00:57|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家宝总理在前不久与美国经济金融界人士座谈时指出:信心比黄金和货币更重要。这句话,真是一语中的,切中要害。在当前中国和世界经济面临巨大的困难和挑战面前,树立信心,呵护信心,增强信心,坚守信心,是拨开迷雾,冲出重围的前提和保障。股市是这样,房市是这样,制造业毫无例外也是这样。

可以这样说,是否重视信心对于宏观经济的重要性,是否在信心问题上小心谨慎,是否一言一行都在呵护信心而不是打击信心,是衡量我们的高层官员是否称职,是否具有起码的现代经济调控意识和素质的试金石。

非常遗憾,我们许多的高层官员,特别是处于宏观调控核心地位的央行官员,不但非常欠缺这样的素质,而且往往反其道而行之,不知信心为何物,其言其行极尽打击信心之能事,这些事我们实在领教得多了。

先说说我们的周小川行长。6月上旬,央行在股市重挫,房市下跌,企业倒闭风潮初现的情况下,悍然提高准备金率100个基点。紧接着,周行长跑到巴塞尔,接连数次放出重炮。看看当时媒体的报道吧:“一切皆有可能。加息的可能性始终存在,但加息并不是该行遏制通货膨胀的惟一选择。”正于中欧城市巴塞尔出席国际清算银行会议的央行行长周小川,昨天为下一步货币政策圈定了范围,市场忌惮已久的加息政策不幸入选。这已是周小川于10天内第三次对市场念出货币政策紧箍咒。“面对中国经济出现的下滑风险以及境外热钱的不断流入,市场曾预期货币政策出现松动。不过,周小川昨天的表态则让这一预期濒临泡汤。周小川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就表示,为遏制通胀,央行不排除任何(货币政策)可能性,包括公开市场操作、存款准备金率、央行票据、利率及其他手段。”这个著名的“一切皆有可能”“不排除任何可能性”的讲话,被媒体形容为“百无禁忌”。正是央行这种不合时宜的“过度紧缩”和央行领导人“百无禁忌”式的讲话,严重打击了市场信心。此前此后,股市下跌了500点以上,全国经济界阴云密布,谈央行的“调控”而色变。

就在中央意识到形势严重,高层领导集体下基层调研,并对宏观政策做出适度调整的决策之后,9月上旬,还是这个周行长,再度跑到巴塞尔,依旧宣称“不同的部门有不同的职责和关注焦点。作为央行,我们主要的关注点是控制通胀。”,再次向外界传达了坚持紧缩货币政策不动摇的明确信号,使社会对于宏观政策趋向积极的预期成为泡影。且不说“通货膨胀”在中国强大的商品生产供应能力面前早已显得微不足道,且不说这种“过度紧缩”政策与当前严峻的经济形势格格不入,就这些讲话的时机与内容来看,周行长的眼里压根就没有“信心”这回事,谈何“维护”和“增强”?什么市场,什么宏观,什么信心,统统得服从央行的政策。在我们看来,周行长权威是很“权威“矣,只可惜少了点起码的常识与市场素养。

无独有偶,原央行副行长,现任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之职的吴晓灵女士,也跑出来给我们上了一课。央行宣布自9月16日起下调利率和中小金融机构准备金率之后,9月17日,吴晓灵女士在新浪“长安论坛”宣称,“双降”并不代表货币政策的根本转向,“不管怎么说,控制货币都是必要的。”;9月22日,吴晓灵在一个沙龙上再次重申了“目前准备金率已经没有下调余地。”“当前国家的宏观政策需要适度偏紧的货币政策”的看法。在此前后的其他场合,吴晓灵传达了同样的信息。

应当说,这次下调“两率”是中央逐步调整宏观经济政策的一个重大步骤,除了政策本身对于经济的“及时雨”作用之外,提振和鼓舞市场信心是重要一环。毋宁说,后者是更为重要的政策目标。但恰恰就在这一点上,吴晓灵女士没有给与这一政策更积极的解释,而是给市场当头一棒,泼了一盆冷水。其选择的时机和讲话的口气是再糟糕不过的了。这种泼冷水式的表态,不但扭曲了实施这一决策的原意,也使政策的实际效应大打折扣。吴晓灵女士身居人大财经委副主任的要职,忘记了自己“立法与监督”的基本职责,站在被监督对象的立场上大谈继续推行紧缩货币政策的必要性,实在是在一个错误的时机,以一个错误的立场和角度,发出了一个错误的信号。以吴晓灵女士身份的特殊性和“权威”性,人们自然而然的认为这不但是央行,而且包括人大财经委的一种政策观念和取向了。若如此,其对政策效应的缩减和市场信心的伤害就显得至大至深。

在这里,人们不禁要问:我们的货币政策,到底是“适度从紧”还是“过度紧缩”?通货膨胀的威胁到底有多大?通货膨胀与经济萧条哪个更重要?在面临美国“金融海啸”和国内经济严重下滑的不利局面下,继续坚持这一紧缩货币政策是否真的有必要?当实体经济已经发生实质性改变的时候,我们的货币政策应不应当与时俱进,因时而变?存款准备金率经过连续20次的急速上调,即便下调两个百分点也还在十分“紧缩”的范畴,难道我们的货币政策不应当给与市场一点点的信心与喘息吗?我们的调控艺术到哪里去了?

面对信心,人们当然要质疑:这个比金子还要贵重的东西在央行及其关系人的眼里到底能值多少钱?我们的高级官员,特别是身处宏观调控第一线的高官们,他们到底有多少现代经济调控的意识和素质?当他们肆无忌惮口无遮拦地发表他们看法的时候,他们顾忌和考虑了一些什么?他们谨言而慎行了吗?他们是在满足自身廉价的表现欲,宣示他们的“权威”,还是在兢兢业业地尽忠职守?

我们需要更加贴近客观现实的宏观经济政策,我们更需要一批高素质合格的宏观调控官员。

请记住温总理的箴言:信心比黄金和货币更重要。请珍惜并呵护我们的信心,战胜困难与挑战,中华民族必将自立于世界之林。

 

  评论这张
 
阅读(42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