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根经济学论坛

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鲁迅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财经评论人。长期供职于银行、证券行业,曾公派出国学习现代金融业务与管理。中国金融学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通胀缓解与紧缩无关——再答pupilqs君  

2008-09-07 12:29:49|  分类: 货币政策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提到的“剑桥方程式”和“费雪方程式”两个公式,实际上也帮不了你什么忙。

    这只是货币数量学派比较有代表性的两个公式,只能说是一家之言——在货币理论方面,“学派”多着呢。

     就这两个公式本身来说,支持的实际上是我的观点而不是你的观点。就拿“剑桥方程式”来说吧,其中的函数项所包含的因素,不外乎“一定时期流通中 货币的平均数量;一定时期单位货币的平均周转次数即货币流通速度;商品和劳务的价格指数;商品和劳务的交易数量”,“费雪方程式”也没有超出这个范畴。也 就是说,这两个方程式所研究的,也还是最终消费环节商品与货币的关系,难道你认为,这里的“商品价格”,指的不是消费品价格及其指数,而是包括了“所有商品”的价格及其指数吗?

    “剑桥方程式”要表达的是货币的价值决定于货币的供求,费雪方程式则反映的是货币需求数量论,又称现金交易数量论。它们的区别仅仅在于着眼点和侧重点的不同。

     这些公式和理论是经典的,但却很难适用于圆满解释当前我国的货币流通现状,无法解释为何我国的马歇尔K值多年来高达160%以上但工业消费品和服务的价格 却出奇的稳定这一经济现象。因为目前我国流通中货币中,基本不参与商品交换的货币诸如热钱、游资、外汇储备、财政盈余等所占的比例大幅度的上升,不是一句 “流动性过剩”就能说明通胀问题的。按照这两个公式反推CPI,可能高到离奇的地步。不信你试试?

    你承认我说的消费品价格不是“个别价格”而是最终价格表现,那就表明你把CPI和PPI乃至生产资料价格等并列研究的方法和表达是错的,即便你说的某一时点也一样。因为既然是因果关系不是并列关系,当然只能以因果关系来进行研究和得出结论。要研究上游物价,我们也是为了说明它最终到底能对消费物价产生什么影响,它只是过程而不是结果,请不要把过程当成了结果。难道你认为,上游物价上涨了而下游物价没有上涨也可以称作“通货膨胀”?

    更为重要的是,现在的央行、统计局和政府看待通货膨胀是看什么?他们看的是“剑桥方程式”还是CPI?去年CPI一路上升,都说通货膨胀来了,这几个月CPI下降,都说通胀缓解了。除了CPI,谁还仔细研究过其它问题?

    去年以来的CPI上升,仅仅就是食品价格上升,而食品价格上升,实在与“流通中货币”即通胀扯不上什么关系,其上升说明不了通胀,下降也无法表明是“紧缩银根”的成果。央行在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把CPI的下降说成是紧缩成果,那实在是胡说八道加贪天之功为己有。

    央行现在还把着“紧缩”基调不放,不但说明其冥顽不化,而且实在是误国误民。

————


   

    cpi不涨未必就没有通胀,cpi下降未必就没有通胀威胁,我再加上一句,cpi上升了也未必就是通胀,cpi下降了未必就万事大吉——在经济运行方面,任何绝对的观点与结论都是有害的。

    问题是我们的通胀在哪里?哪些方面表现了通胀?这个总得说清楚吧?

    这里必须有一个标准,大家都认可的标准来衡量和判断通胀。要不,这个原本不难理解的经济现象就变得玄之又玄,无法捉摸了。

    今年以来的系列文章,我试图说明的就是一个观点:不能仅仅看cpi上升了就认为是通胀来了,还需要做更多的分析,看看通胀到底在哪里。——所以我原本就是反对机械的单纯的看待cpi这个物价指数。看看我的大部分文章就会明白,我的立场是一贯的。

    但这并不等于说,我们衡量通胀的标准就变了,变成了“所有物价”,而不是消费物价或者说零售物价了。脱离开这个“所有物价的归宿”,我不知道还怎么来谈通胀问题?

    另外一个关注点是,不是你或者我要不要以cpi来衡量通胀的问题,而是管理层和政府是不是以cpi来判断通胀的问题。

     还是回到我的观点:不论是基础资源价格,还是ppi,只要最终没有导致消费物价(不是目前cpi的概念)的明显上升,就不能说是通货膨胀。要是你认为原材 料价格、工业品出厂价格是通胀的先导或威胁,这个我同意;如果你认为它们就是通胀的一部分,或者说它们就是通胀,那么我反对。

    我已经做过很多的分析,认为ppi传导到消费物价的可能性很小,所以我认为,目前虽然有通胀的威胁,但发生通胀的可能性很小,结论是目前和未来相当一个时期里不会有通胀,萧条发生的概率比通胀要大得多。

    所以目前的首要任务是防萧条,而不是防通胀。

    所以紧缩的货币政策必须改变,应当采用综合的一揽子方案来刺激经济。

    这是我写第一篇文章《宏观调控:从正确到谬误》以来一直呼吁和主张的观点,现在仍然坚持这个观点。

————————


    “式中y表示实际收入,P表示 价格水平,Py表示名义收入,k表示人们持有的现金量占名义收入的比率”——Y怎么就成了“国内生产总值”?

    说实话,我实在不大喜欢这些公式,因为没有几个人运用这些公式去计算目前的通货膨胀情况。即使想要去计算,结果可能是荒谬的——如果你有兴趣可以算算,根据这两个公式求证的结果是什么?——不是数据口径不对就是数据畸形。

    还是回到现实研究中来吧,用现实的方法对现实的经济作研究。

    当世界各主要国家都在推出一揽子刺激经济政策时(最近的例子是日本),我们还在讨论要不要紧缩的问题,这本身就是一个悲哀。

————————


    在“最终商品”的问题上,我们应当没有分歧了——那就不再讨论这个问题。

    那么在通胀衡量标准问题上,你认为是什么?我认为基 本尺度仍然是消费物价或者说是零售物价(当然是cpi,但不是我们目前的cpi,因为它并没有客观反映消费物价的构成。20年来,我国的恩格尔系数已经发 生了很大变化,但我们的cpi统计仍然在沿用20年前的口径,无法用来正确判断物价了),或者说主要要看消费物价。不看消费物价而要看其他物价,这个通胀 怎么定义?

    你说的国民收入核算中的“最终商品”概念要大于消费品概念,这个我是同意的。起码在出口环节上,我们多出口了一台挖掘机 或一吨化工材料,那它们就是绝对增加的部分——虽然它们不是消费品而是生产资料。但在国内的价格形态上,这些“最终商品”仍然是中间形态——用挖掘机修成 道路或盖成房子,最终体现的是房屋 的售价或者交通费用——这才是“最终的商品”或者价格。只有挖掘机的价格上涨导致了交通费用的上涨,我们才能说上游的 物价传导到了消费品,通胀才有可能成为现实。所以,在国民收入核算体系中,“最终商品”可以不仅仅是消费品,但在研究通胀及价格机制的过程中,就只能看消 费品和服务的价格,因为这是“最终的价格”,其他任何价格都会“九九归一”到它们身上。因此,消费品和服务(劳务)价格是判断通胀的基本标准。

    就剩这么一点分歧了,你以为如何?

————————


   这里有两个认识的错位:

    一个是我认为消费物价是其它价格的归宿,应当以其作为判断通胀的标准——我从来没有说消费物价代表了其他所有物价,是“物价的全部”,而是说它们是因果关系,这一点,你是同意了的。

    再一个就是消费物价是否等于cpi?理论上应当是这样,但现实中在我国不能划等号。因为我们的cpi统计,已经大大脱离了现实,无法正确反映物价的变化。所以我说的消费物价,并不是说的我们目前的cpi.而是指消费物价和劳务这两部分。

    我从来没有反对在研究通胀问题时研究和分析基础资源价格的上涨等问题,相反的,我认为必须研究这些问题并得出正确的结论。我反对的,是把这些商品的价格上涨,直接定义成通胀,所以我反对“输入型通胀”“成本推动型通胀”这些先入为主、似是而非的提法。

     我当然也不是说,官方用cpi来说事,我们就说cpi是通胀的标准。我只是说,消费品价格和劳务是“最终商品价格”,它代表的,是社会价值的主体,所以用 它来衡量通胀与否,理论上是成立的。而这个“消费品价格和劳务”,与我们目前所说的cpi实际上并不是一回事。正如你所讲,在国民收入核算的角度,是必须 扣除掉重复的部分的,扣除的结果,就是“最终商品”。它们虽然和消费品不是一个概念——比消费品要大,但绝大部分是消费品,或者说主要是消费品。因为消费 品是没有重复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把消费品和劳务价格作为判断通胀的标准,也是没有问题的。所以你说的“总体的物价”,也还主要是消费品和劳务的价格,剔 除掉这个“最终的物价”,其余部分实际上并不是很大,因为它们是多次重复的。

    好了,我看我们还是放下这些沉重的理论,去研究一些新的现实问题吧——譬如货币政策的取舍,宏观经济的趋势分析等等。我更愿意对新的经济现象作出自己的分析,并喜欢去支招——因为这更有用些。

    若有时间,我最近大概会写两篇小文章:《我国银行商业信用手段的再建设》和《建议设立商业银行中小企业流动资金专项贷款》,也可能写一篇:《宏观调控:仅仅靠微调是不够的》。

————————


    我是说,不是他们不明白这个,而是说,在现实中他们使用的就是这些指标,国家统计局每月公布的,主要就是ppi\cpi\这些指标,而且ppi是作 为cpi的“先行指标”来看待的,连cmi(采购经理指数)也没有纳入正规指标,那你说他们用来衡量通胀的标准是什么?在人民银行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说 到通胀的部分,用的还不是这些指标吗?昨晚央视二套的经济专题,分析的也就是这两个指标。现在cpi下降了,都说通胀有所缓解,“通胀缓解”的根据除了这 个cpi还有什么指标能说明?你能举出一二吗?

    我们探讨的,就是这个衡量通胀的指标,它必须是十分明确和统一的,并且在现实中间运用的,而不是你或者我根据某一理论说应当是怎样的。要不然,通胀这个连老百姓都能理解的概念到我们这儿反倒说不清楚了,你不觉得这很可笑?

     就理论层面来讲,我已经多次说过,虽然不包括“投资品”的价格不是“全体的价格”,,但不包括消费品的价格,同样不是“全体的价格”,所以我说,即使从你 的角度来衡量,消费品价格没涨同样不能说是就是通胀了,最多只能说是存在这个可能性,你认为这个说法有问题?另外,消费品价格是一切其他商品价格的最终归 宿,是其他任何形态的产品的最终产品,它的价格是“最终价格”,这点你也没有否认。你强调的是“某一时点"的价格形态,包括了商品生产各个环节的不同价 格,这个我也同意。我们的分歧在于,在生产资料价格上涨而消费品价格没有涨的情况下,能否称之为“通胀”?能否下“通胀”这个结论?你认为可以说是通胀 吗?这就是我认为“输入型通胀”“成本推动型通胀”这类概念不科学和不合理的原因。至于你以消费品消费之后还会循环来说明消费品不是“最终的”,我觉得这 就不是一个概念了。这种循环,是货币流通的概念,而不是商品价格形态的概念,从商品价格形态来看,消费品价格就是“最终”的,这个你不会否认吧?既然是最 终的,那它就是一个标准。还有比这个更合适做标准的吗?

    如果你认为cpi\ppi\都不是标准,那就请明确一个标准好吗?一个大家都公认和明晰的标准,否则等于还是没有标准。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