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根经济学论坛

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鲁迅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财经评论人。长期供职于银行、证券行业,曾公派出国学习现代金融业务与管理。中国金融学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制造的产品附加值问题  

2008-12-19 13:16:30|  分类: 经济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以来,人们对于中国制造的附加价值问题讨论很多,许多人认为中国制造的产品附加价值低,所以必须进行升级,广东省更是把这种“理论”变成了政策,提出“腾笼换鸟”,试图淘汰本已十分发达的传统制造业,去“上先进的生产力”。为此还在欠发达的粤北等地区划出了29个“产业转移园区”,要求东莞的制造业向这些园区“转移”。本人不反对任何的产业升级,但反对这种政府强令“转移”和“升级”的做法,反对把中国制造笼统地说成是“附加值低”,并以其价格作为例证。所以中国制造的附加值问题必须说清楚,这样才可以正本清源。

     说中国制造“附加值低”,是“产业升级”论者们最主要的“依据”之一。但是哪个理论家和官员仔细算过,中国制造的附加值到底有多少?中国制造不但为上亿人 提供了充分的就业,创造了高达两万亿美金的外汇储备,提供了天文数字的国家税收,还为自己形成了强大积累,江浙广东数十万亿元的民间“游资”就是来自中国 制造,难道这些都不是它的附加价值?产品售价高固然是附加值的体现之一,但产品售价低其附加价值就低了?是谁教给我们这个附加值的计算标准的?

     看附加价值的高低,不仅要看这个产品或产业的投入产出,还要看产品、产业之前和之后的价值延伸与创造,看这个产品或产业所包含剩余价值量的多寡及其与价格 的比较,包含的剩余价值越多,其价格越低,这个产业或产品的附加价值就越高,市场竞争力就越强。售价高的产品如果不符合上述原则,那它就不能称之为“高附 加值产品”,高售价只是附加价值在市场中的特殊表现形式,而低售价才是附加价值在市场中的普遍表现形式。产品相对高的附加值和相对低廉的价格,才是附加值 最为普遍和一般的市场形态。说单位产品的售价低就认为其附加价值低,这是对产品附加值极端错误和肤浅的理解。正如日本的产品在欧美市场总是“物美价廉”一 样,你不能因为它“价廉”而否定其“物美”,进而否定它所包含的高附加值一样,中国制造的“价廉物美”具有同样的道理。

  那么,中国制 造的附加值表现在哪里?一是生产过程中先进设备和工艺的采用,极大地提高了生产效率;二是大量熟练工人提供了熟练劳动;三是产业集群和配套大大缩短了产业 链,节约了采购费用;四是强大的物流信息流和工业设计能力所产生的服务价值;五是长期、稳定的订单增强了生产的计划性;六是良好的商誉和畅通的商业渠道减 低了销售成本。从这几个环节来看,中国制造是高效率的,因而也是高附加值的。单位时间内最大限度的高品质高产出量是这种附加值的基本表现,产品上游和下游 的综合效益则是这种附加值的整体实现。能把一个微电机做到几分钱一个还赚钱,这本身就是一种高附加值的表现。技术创新与进步是追求产品附加值的路径之一, 而社会化大生产和生产、管理过程的效率化也是提高附加值的重要手段。一味地强调产品的技术含量和单位售价,而无视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在创造附加价值中的决 定性作用,是“低附加值”论者们对于价值理论的形而上学的曲解。中国制造的问题,是这些原本很高的附加值中相当大的一部分,被国家通过税收等形式拿走了, 留给企业的并不多,因此企业的利润空间并不大,抗风险能力不够强。因此,减税让利就显得十分迫切和必要。

    经济附加值问题是西方经济学近年来研究的重要领域,其中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方法就是所谓的EVA(经济附加值)理论,它是从一个企业的角度,全面衡量企业附加值创造能力的方法。
经济增加值计算公式: EVA =税后净营业利润-资本成本(机会成本)=税后净营业利润-资本占用 × 加权平均资本成本率), 其中资本金也被作为负债计算成本。学者们若有兴趣,可用这个方法选取代表性的几个或一批中国制造企业计算看看,看看他们的“经济附加值”创造能力到底 是很低还是很高?但这种方法,并不能准确的计算产品附加值,因为它把税收剔除了。计算产品附加值的另一个重要参考,是投入产出表,但要计算中国制造的总体 投入产出,恐怕还不能看GDP的投入产出表,最起码要看轻工业产业的投入产出表,这样才有意义。从产品微观的角度来讲,除了产品本身的投入产出,还有产品 上下游的综合效益;除了产品的直接利润,还有产品所贡献的税收和创造的外汇;除了可见的价值计算,还有无形的价值计算,譬如高级经理人创造的大于其报酬的 管理效益,产品的创意,消费文化的含量,市场营销策略和手法的运用,品牌的影响力和价值等等。甚至还可以包括这一产业的存在为社会就业和普遍富裕所作的贡 献。这些都应当作为衡量产品附加值的重要内容。仅仅看产品单位价格的高低,并以此来作为附加值高低的依据,是根本就没搞清楚产品附加值是什么和意味着什 么。产品附加值高的基本含义,就是其价格低于其客观价值,两者之间的差愈大,其附加值就越高。一条质地很好的裤子其内在价值100元,你卖到50元你的附 加值就很高,一台笔记本电脑基本配置价值一万元,你要卖到三万元你什么附加值都没有。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按照很多人的理解,中国很多高端行业,譬如通讯 工具,电脑、家用电器、汽车工业的价格应当很高才对,因为他们是技术、资金密集型产业,但实际的情况是其价格都呈迅速下降趋势,这并不表明这些行业和产品 的附加值降低了,而是提高了,因为大规模的工业化生产降低了成本,提高了附加值。同样的道理,这些产品初上市时一般价格都很高,也不能表明其附加价值高, 因为首先生产这些产品的成本就比大规模量产要高出很多。等离子体彩电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至于垄断行业的垄断利润,这就不是附加值的问题了,而是性质不同 的另外一个问题。所以说,产品附加值的市场表现,低价是常态,而高价则是特例。弄清了这个问题,就不难弄清楚中国制造的附加值问题了。


     以上论述说明,中国制造的产品附加值并不低,低的是对中国制造附加值问题的认识。很难想象,一个低附加值的产业其产品可以风行全世界,可以养活那么多的人 口并对国家作出那么大的贡献,可以创造世界第一的外汇储备,自身还可以有巨大的积累并获得迅速的发展。经济学家们整天讲经济,连这个基本的经济学现象也解 释不了,中国经济学的贫困可见一斑了。
        
    传统制造业的产品和高科技的产品,对于市场来讲,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它就是一件商品而已。真正的区别就在于,这个产品是否实现了社会化规模生产?它凝结了多少社会必要劳动?它的综合贡献率是低的还是高的?它的生产过程和生 产方式是先进的还是落后的?它赋予消费者的感觉是物有所值还是物无所值?购买这个东西合算吗?这就是产品附加值的判断标准。离开了这些标准,任何的观念和 “理论”都是错误的和有害的。

        所以,在目前世界经济面临危机的背景下,广东省政府认为破产的企业“都属于落后的生产能力”,政府不能救这些落后的生产力,“不能干违背市场规律的事”,没破产的也要转移出去这种做法是非常荒谬的。中国制造创造了东莞的辉煌,创造了广东的辉煌,创造了中国的辉煌。一句“低附加值”“落后”就把他们打入淘汰之列,是不公平也是不科学的。这样做的后果会对中国制造的核心生产力造成重大危害,对社会的稳定和经济发展造成重大危害。这种不惜牺牲一个产业而拼“政绩”的做法,实在应当认真反思一下了。

        附加值定理:

       
所 谓附加值,就是附加在产品原有价值之上的超额剩余价值,而这种超额剩余价值的实现,一是要靠生产过程的高度效率化,一是要靠市场营销对于价值的再发现。产 品附加值唯一实现的途径就是市场。附加值的高低,是和市场占有率的大小成正比的,即产品附加值越高,其市场占有率越大。附加值和商品价格的高低是成反比 的,即附加值越高,其产品价格越呈下降趋势,“价廉物美”是附加值在市场价格表现的最普通和最一般的形式。商品价格的不断降低是以生产效率和市场效率的不 断提高为前提的,也就是说是以附加价值的不断提高为前提的。没有这个基本的前提,任何商品价格的降低都不可想象。

    这也算是本人总结的一个“附加值定理”吧,这个定理正确与否,愿听高见。


        回复黄先生:
       
只要你生产的这个产品还叫做“商品”,你就没法找到没有竞争的“世外桃源”。你连这个基本的市场学常识都搞不懂,还在这里讲什么市场?你知不知道, 竞争程度是和市场的广阔程度成正比的,凡是竞争激烈的商品,其市场的广阔度就大,凡是竞争不够激烈的商品,其市场就小。你是做市场大的产品还是做市场小的 产品?凡是这个世界上没有的新产品,仅仅要人们认识它和接受它,不花巨大的投入你连门都没有。说到底,还是一个平均化利润。等到人们都接受它了,介入的生 产者就多了,你还是要去进行“激烈的竞争”。你认为有可以避开竞争的商品,是幼稚得连幼儿园的孩子都不如。

        至于说到产品附加值,我 这篇文章应当说得比较清楚了。产品附加值高的市场表现,就是同样一个东西,你的生产效率比其他人高,因此你的价格可以比其他人低,你有市场份额和利润,而 其他人没法做到。其中的道理很简单,你的产品凝结了更多的剩余价值,你生产这个产品的必要劳动低于社会平均劳动时间,你的附加值就高,你就具有竞争力。这 就是中国制造走遍全世界的秘诀和关键。不看生产过程而仅仅看产品是否高科技,并以此判断是否属于高附加值产品,实在是荒谬得不能再荒谬了。你们这些声称研 究马克思的人,怎么一到了实际问题上就把马克思教给你们的东西忘得一干二净了?辛辛苦苦学来的东西全部还给马克思了?

       真替你们感到汗颜。


柳蜀山:

       “产品附加值高的基本含义,就是其价格低于其客观价值,两者之间的差愈大,其附加值就越高。”
学习  理解
       产品附加值 与价格的关系是一种反向关系。价格是产品价值的体现(价值,凝结在商品中的无差别人类劳动),并且产品价格由竞争形成的,而产品价格的利润率一般而言是价 值规律竞争作用下的平均利润率,因此,价格愈低于其客观价值,意味着产品价值空间愈高,说明产品附加值愈大,产品的竞争能力愈强。
       这样理解对吗?

       回复柳蜀山:

       是的,具有同等使用价值的商品,其价格愈低,说明其附加值愈高。虽然这种附加值在单个产品里所表现的是平均利润率,但由于你有较高的市场份额,你的销售数 量大,所以你获得的利益要比竞争对手高,最终表现的仍然是“高附加值”。中国制造以其发达的产业集群和配套,实现了最大限度的规模化生产,以价格优势占据 了相当大的市场份额,所体现的当然是较高的附加价值。说中国制造靠廉价就是“低附加值”,这是连基本的附加价值理论都没搞清楚。要做到商品市场价格的廉 价,其实是一个很不容易的事情。没有发达的生产力作后盾,任何廉价都是不可能的。日本的产品到现在也是以“物美价廉”取胜,在这个“物美价廉”后面是发达 的生产力和超额剩余价值的凝结,没有这个东西,附加价值无从谈起。

     回复丁先生:

    
丁先生真是机械得可以。

     我说的那100元价值,是指市场同类商品的销售价,张先生居然理解生产成本了。既然这样,我再详细说两句;譬如一条裤子,生产效率高的厂商每条成本是十 元,效率低的是20元;同类商品市场平均售价是100元,效率高的厂家即附加值高的厂家的市场售价就可以降到80元甚或50元,而效率低即附加值低的厂家 你就只能卖100元甚或120元,否则你就会亏损,所以说附加值高意味着商品售价的降低和市场份额的扩大,这是市场的普遍规律和表现。广东的格兰仕微波炉 就是凭借高效率的生产和一再下降的价格统一国内市场并走向世界的,并占领了欧洲的大部分市场,到现在他们的微波炉价格也不高,你能说他附加值低?

    你说售价高于成本的部分就是附加值,还是一个机械化理解。你的产品两者之差很大,你只能卖100个,我的产品两者之差比你的小,但我能卖10000个,你说谁的附加值高?连这个基本的市场道理都不懂,看来你是没法做生意了。

     我一直在说,高附加值和高的市场占有率是成正比的,没有市场占有率,你的附加值从何而来?要想提高市场占有率,除了其他营销手段,主要的诀窍就是降低价 格。你有能力降低价格,你就会成为胜利者和成功者;你没能力降低价格,你就是失败者,你再高的“附加值”也等于零。这个“能力”,就是生产效率,就是生产 过程的附加值。搞清楚了吗?格兰仕就是依靠价格这个武器,打败了那些没有能力降价的厂家的。你以为随便想降价就可以降的吗?你开一个工厂试试?

    看见别人的观点你想批驳,就认真想一想别人说的道理,消化完了批驳也不迟。这样生吞活剥的,你不怕消化不良?



    回复网友:
    对于中国制造的前景,我还真的比较乐观。虽然现在存在着许多理论的和政策的谬误,虽然金融危机需求减少对出口形成一定压力,但中国制造的基础是稳固 的,国际基本需求是存在的,中央目前的政策非常正确和有力,中国制造在本次危机中保住核心生产力一点问题也没有。这还有什么要担心的呢?危机过后,世界必 有一个相当程度的通胀过程,商品价格的上升对中国制造将十分的有利,中国的出口产业将迎来一个新的发展期。随后的核心制造业的转移会加速,西方某些核心技 术企业和品牌企业很可能为中国企业所控制,整个形势会朝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发展。至于外汇问题,美国还不可能在此次危机中彻底中落,所以我看大可不必担心。 美国的国债不会有大的贬值,经济一旦复苏这些都不会成为问题。

    现在重要的是我们自己必须对中国制造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包括对中国制造附加值问题的认识,从而肃清混乱的观念,采取正确的对策。


    回复黄先生:
    我不知道你说的“独特产品”指的是什么?如果是市场没有的东西或者说市场很少有的东西,仅仅要人们认识和接受它,你就得花费巨大的投入,你以为改变 消费习惯和消费偏好是很简单的事情?这个“独特产品”,当你没有被市场认识和接受的时候,你的市场很小价格也不会高,等大家都认识和接受了,新的竞争者就 会参与进来,你还得接受激烈竞争的考验。幻想着能找到一种“独特产品”解决竞争问题,只能是书生们在书斋里的幻想而已,现实中没有多少让你仅凭一个什么产 品就可以高利润和无竞争的事情,企业家绝对不会有这种幻想。

    你说竞争程度低的产品市场大,我不知道你的根据是什么?我说的是市场整 体面,你说的是单位市场含量,还是牛头不对马嘴。你的单位市场含量再高,你也就是一个很狭窄的市场,在这个小市场里你是卖不到高价的,因为你处在推广期, 你还得靠高使用价值和低价格来吸引消费,扩大份额,要不你就会很快失败。等你扩大市场份额了,新的竞争者就会很多,你的价格还是卖不了很高。即使你有绝妙 高招,在短时间里能卖出高价,也是一个很短暂的时期,因为既然有高利润,那大家都会迅速朝这个领域投资,你很快就会失去这个高利润。从整个产品生命周期来 看,你拿到的也只能是平均利润。梦想着只赚高利润而不赚平均利润,那你就在市场外面当观众好了,市场里没有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情存在。譬如脑白金,产品 可能已经“升级”过三五次了,但广告还是那个广告,内容还是那些内容,这并不妨碍它销售突破100亿元。如果你把新产品搞出个“脑真金”或者“脑黑金”什 么的新玩意出来,看你不立马死掉才怪。这就是消费习惯和消费偏好的力量,这就是“独特产品”的风险。以为传统产品就不行,“独特产品”才能救命,实在是幼 稚到幼儿园去了。

    看来,你还是要好好补补市场学这一课。谈产业升级,谈市场,不遵循这些基本的概念和规律你能谈出什么来?


    回高瞻君:

    关于中国制造“低附加值”的谬论,我们已经看得够多了,可是竟然没有人去专门研究这个问题,作出理论的回答,而是人云亦云,群起而攻之,真是荒谬之极。在 市场最基本的问题上,中国经济学界居然没人能解释中国制造何以能够走遍全世界,而在他们走向世界之后,居然异口同声说他们是“落后”的,岂非咄咄怪事!

    回黄先生:
     什么叫“过度竞争”?市场的主流是正常竞争还是“过度竞争”?中国制造面对着“过度竞争”?当传统制造业的主体已经转移到中国,西方发达国家并没有多少这种产业的时候,你竟然说中国制造面对着“过度竞争”?你这个“过度竞争”理论是怎样发明的?你还懂不懂基本的竞争理论?

     中国制造主要面对的是西方市场,在这个市场里中国制造是“差别竞争”而不是“过度竞争”。中国制造目前的问题,主要是整合好自己而不是想象什么市场的“过 度竞争”,中国产品在西方市场是没有像样的竞争对手的。到美国的大超市去看一看,眼到手到之处到处都是“中国制造”字样,连个纪念品也很难找到美国本地产 的。在这样的市场里,哪里有什么“过度竞争”?当中国制造形成一个拳头的时候,这种现象就是一种相对的垄断而不是什么“过度竞争”,连激烈的竞争也算不 上。为什么要保护中国制造,继续发展这个产业,是因为我们有大市场,有高附加值,占据竞争的优势。我们是站在市场的高地上傲视群雄。这样的产业不保护,不 发展,而要异想天开的去搞什么“独特产品”,上什么“先进生产力”,搞什么“产业升级”,这在每天使用中国产品的外国消费者看来,中国人不是傻了就是是疯 了。这样的产业要是在美国人手上,要使中国的商场里充斥着“美国制造”,美国人会像金子一样护着它,美国的厂商早就联合起来,看他不把你整惨才怪!中国制 造就是要这样,做好内部整合,用一个声音说话,把中国制造的市场优势和市场资源充分发挥出来。我早说过,中国制造不会永远廉价,现在就是进行这种整合的时 候了。

    别再谈什么中国制造“落后”,别再谈什么“产业升级”,别再创造什么新的借口“淘汰”中国制造。中国制造是辉煌的,并且必将创造更大的辉煌。


回复pupilqs君:
    当你认为需要找一个更高利润率的产业的时候,请你首先弄明白,我们现有产业的利润率低吗?或者说附加价值低吗?那个更高利润率的产业在哪里?“转 移”过去都有哪些风险?譬如一个做砖的,看到开饭馆可以赚钱,他也去开饭馆,他赚钱的几率有多高?如果现有产业的附加值是高的,而产业转移的风险并不可 控,要是让我提供意见,很简单,你坚持做现在的产品好了,绝对不要去“转移”。如果你对新行业研究够深刻,你的把握性很大,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那么你转 移好了。这些都是企业家自己的事,用不着政府去强迫他们做什么。政府的职责就是制定游戏规则,维持市场秩序,保护公平竞争。划分这个产业应当淘汰,哪个产 业应当转移,并画地为牢让企业搬到这个地方去,这种产业歧视,在美国是要坐牢的。

    至于总量和比率的问题,不是两个问题,而是一个问 题的两个方面。如果说中国制造从总量上来说贡献了巨大的税收和外汇,自己还有可观的利润,那么从比率上来说,其代表性产品和企业的附加值比率也会很高的, 如果这个产业是“低附加值”,他连生存都有问题,谈何竞争,谈何占领世界市场?中国制造短短十数年间为中国和自身所积累的巨大财富,你说他“低层次”,要 不得,你的道理在哪里?

    至于我呼吁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不是要什么“特殊保护”,而是要一种公平原则。中国的中小企业一直在政府歧 视和金融歧视的环境中长大,到现在人们还在以“产业升级”为由歧视它,难道不应当为它争取一点公平待遇么?说呼吁保护和支持中小企业就是要求“特殊保 护”,我不知道这个道理在哪里?

    回复林鼎威先生:

    林先生关于8亿条裤子换一架飞机的论述基本成立。这个问题我早已经分析过,只是没有这样去算帐。实际上,中国制造生产一件衬衫的生产周期绝对 不是两周时间,而是以小时甚至以分秒计算的,但一架飞机的生产周期基本是六个月以上,两者在生产体系的复杂程度上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何况中国企业生产衬 衫裤子,是按照世界上最严酷的标准进行的,每一批产品都要付化验单,连纤维的化学含量都必须标明,有一条超过标准都不行。昨晚看CCTV2,是每双鞋子一 个化验单。这种严酷标准下的高超质量和集成化生产,你竟然说他“低附加值”,“落后”,那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先进的?看着人家一架飞机可以换8亿条裤 子,就认为8亿条裤子不合算,一架飞机合算,就让生产裤子的朝生产飞机的方向发展,美其名曰“产业升级”,这不是荒谬是什么?

     中国需要飞机制造工业,同样也需要生产衬衫裤子,基本的原则是生产飞机的做好你的飞机,生产裤子的做好你的裤子。非要让做裤子的朝做飞机的方向去升级,这 叫脱了裤子放P——多此一举。说飞机是“先进生产力”,裤子是“落后生产力”,这叫神经错乱胡言乱语。生产力的衡量标准从来都是生产方式而不是产品本身, 是“怎样生产”而不是“生产什么”。连这个基本的概念都搞不清楚而去鼓吹什么“产业升级”,那这种产业升级只会是一场荒唐的闹剧。

    回高瞻君:

    高瞻君总结的这“五论”,可以说概括了“产业升级”论最基本的观点,应当很好的批一批。产业升级论的实质,并不是要去做什么产业升级,而是要推行产 业淘汰,把中国制造打下去,毁掉这个使亿万中国人受益和中国人引以为傲的产业长城,只是明目张胆的淘汰,会引来人民的反对,于是被上了“产业升级”的漂亮 外衣。

    是剥掉这些漂亮外衣的时候了。因为它不仅仅是几个理论家的鼓噪,而且已经变成了地方政府的产业政策与行动,有人利用政府的资源和权力在对中国制造进行杀戮。作为草根阶层,我们有这个责任,作为“学人”,更有必要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

     新华社主办的“中国网”已经把本人的数个帖子设置高亮并置顶,说明主流媒体也很重视这个问题,管理员多次发纸条,赞许和支持我们的观点,看来,主流媒体在 这方面要开明得多,不像新浪,学人们的几篇文章就感到要威胁到他们的生存了。高瞻君说应当向张斑竹要“封口费”,我看也算是一个黑色幽默。

    回复好高勿远:

    看好高君这个意思,经济危机倒成了产业升级的助推器了。危机逼迫企业升级,在危机面前必须升级。经济危机有这么好的作用,那就让它多来几次算了。要不,产业升级还怎么搞?产业升级论还怎么成立?

    这话最好首先对着福特汽车说:你遇到一点困难,你不去产业升级,却低三下四的求政府救命,你咋这么笨呀?

    不过,眼下不救这个命,福特没了,不知道还怎样去升级?升到极乐世界去?

    这就是“产业升级”论者们和汪洋书记教给我们的产业升级逻辑。

    真的是有点搞不懂。


     回复好高勿远:

    唉,这个小学生的审题概念你也搞不清?三个月前我已经教过H先生了,难道要我在这里再教你一次?

    至于我反对产业升级论不反对产业升级的观点,你去学学我的《荒唐的“产业升级”论》就可以了,不必在这里多费唇舌。

    “选择正确的应对手段和正确的介入时间,可以使用较小的力量,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这些我在货币政策论战的过程中早已清楚说过了,只是央行那批笨蛋们动手太迟。现在的政策都是我一直所主张的,你认为这是放空炮?那你也放一个这样的“空炮"看看?

     能不能躲过经济危机,与产业升级一点关系也没有。你认为只有升级才能躲过经济危机,这也算是你们几个人的发明。美国的奥巴马总统马上要上台,他正因为苦无 良策烦恼着呢,赶紧给他们献上产业升级这个锦囊,把奥巴马的围解了,保准你一夜之间红遍全世界。既得名又得利的,还不快点去?嘿嘿。

    你要是一个企业主,你在经济萧条产业危机的环境中“升级”一下看看?保证你明天就死翘翘。别再拿这点“理论”忽悠人了,企业家不会听,连这个小坛子里也没有几个人会听的。

    回复pupilqs君:

     我举这个例子的用意很清楚,就是廉价也没有什么可以责怪的,廉价是一种正常的市场形态,廉价也不等于“低附加值”。你却在用这个例子和美国人比,到底谁在自说自话?

     用不着跟美国人比,因为美国相同产业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比较的了。美国人呼天呛地的说中国制造夺走了他们的饭碗,这个也没错,谁让他们没有这个竞争优势呢? 谁让他们生产的衬衫裤子没有中国制造的附加值高呢?美国超市铺天盖地的“中国制造”,早已说明中国制造的优势了。至于说要用中国的传统制造和美国的高科技 比,那是找错了比较的对象。要比较,就用中国的高科技和美国的比,这样才能说明问题。把不同性质的产业放在一起比,能比出个什么结果来?

    说来说去,还得回到中国制造到底是低附加值还是高附加值,你说是不是?

    我那篇关于中国制造附加值问题的帖子贴出来有一段时间了,还没看见有什么像样的反对意见,是不是“低附加值”论者们怯阵了?

    至于小煤窑什么的,与中国制造八杆子打不着,你以此来证明中国制造受到了政府的特别关照?不会吧?


     回复高瞻君:

     这里的许多“学人”认为,附加值高一定就是价格高,商品一定要卖一个好价钱才能体现“附加值”,所以H先生在千方百计的找没有竞争的“特殊商 品”,好高先生说造飞机比做裤子合算,丁先生则盯上了美国的高科技。但他们不知道,在现实的市场中,附加值的提高总是伴随着价格的下降的,这个下降过程就 是附加值提高的过程。他们不知道价格下降也需要强大的生产力和生产效率来支撑,需要产品附加值的不断提高来支撑,否则连一天也坚持不了这个道理,仅仅看到 中国制造廉价就想当然的认为“附加值低”,这是连附加值的ABC都没弄清楚。

    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这是产业升级论最核 心的指导思想之一。上世纪80年代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似乎对整个问题都搞清楚了,我看并没有完全搞清楚。科学技术是生产力没错,但还必须加上一个必要条 件,那就是科学技术必须借助于一定的生产方式和生产过程才能成为生产力,而这个生产方式和生产过程还必须与这个科学技术相匹配,即它必须属于高效率的社会 化生产,要不这个科学技术什么也不是,即便生产出来也没有什么“高附加值”可言。认为高技术就一定是高附加值,就一定是先进生产力,这也算是汪洋书记教给 我们的“产业升级”理论,也是部分“学人”鼓吹产业升级论基本的论据。看来,我们是需要重新讨论一下“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个观点了。下一篇文章,我 打算谈谈这个问题。

        回复pupilqs君:

        我们现在需要搞清楚的,既非总量也非比重,而是“中国制造”到底是附加值高还是附加值低的问题。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当然要涉及这方面的一些既有理 论,比例和总量的问题自然没法避免。但我发现,这些理论计算的口径,都无法与“中国制造”即中国出口产业这一块吻合对应,似乎还是说明不了问题。我去国家 统计网站找资料,但中国统计年鉴进不去,无法仔细看一下投入产出表分类。你若能进去,还是烦请找一下看有没有轻工业行业的投入产出数据?我觉得这个多少接 近一点。当然有出口的投入产出数据是最好的了,但我估计没有。

    我不希望就一些次要问题争论,而是希望集合大家的力量把这个关键问题 搞清楚。我从中国制造这一产业的生产方式和生产效率,多年来贡献的外汇储备和税收,以及这个行业的自身积累和发展状况总体衡量,感到它的附加值应当是比较 高的,否则不会有这一切发生。只是缺乏必要的理论数据来说明。我们既然是做研究,就不应当拘泥于所站的立场和观点,而应当从客观的事实出发去搞清这个问 题,得出一个公正客观的结论,这样对解释中国制造现象有帮助,对我们自身的提高也有帮助。不知你认为如何?

    与其做那些概念的争论,不如实实在在的做点研究,这样或许更好。期望我们能够设法解决这个问题。希望pupilqs君、不讲君、fiddler君、高瞻君、林先生、黑店君以及对这个问题有兴趣的所有各位共同来参与研究这个问题,把这个问题讲清楚了,不管最终结论是高是低,也算“学人”的一点贡献吧。

    回复黄先生:

    黄先生又在教导企业家应当做什么和怎么做了。

    中国的高新技术产业要发展也会发展,你不在这里提什么产业升级照样会发展。

    中国制造同样要发展也会发展,不管现在遇到多大困难,中国制造都不会消失,等危机过去,还是一片艳阳天。

    企业经营管理的改进与升级每时每刻都在进行,不管有没有黄先生这样的“专家”在教导他们,他们都在毫不懈怠的做,而且会做得越来越好。

    黄先生没有弄明白一个道理,就是在商品市场上,风险和收益总是成正比的,不存在只有高收益而没有风险的产业。

    投资高技术领域,叫做“风险投资”,投资制造业,那叫“产业投资”或“实业投资”,如果内容理解不好,光看这两个名词就可以了。

    再说一遍,这个地方没有人反对产业升级,而反对的是产业升级论。黄先生费尽心机论述产业升级,能否说到正题上暂且不论,文章连一点针对性都没有。

    请你区分清楚了这个基本的审题概念再谈吧,要不白花功夫多费劲,何必呢?

    回复较真儿:

    附加值从宏观上看,理论上应当与增加值大部分吻合,但还不是一个口径。问题在于,一方面gdp是以不变价计算的,而附加值以不变价计算似乎不大合 理,另一方面,gdp增加值没法说明“中国制造”的附加值到底如何,所以没有意义。另外,gdp统计不包括国家税收和各项收费,它只是产值的统计,而附加 值必须包括税费在内,因为这是直接贡献,属于附加值是肯定的。

    我们现在要搞清楚的是中国制造即中国出口产业的增加值。从定性的角度 分析,我的主帖应当说得比较明白和充分了,对于附加值的概念范畴,应当说也作了一个初步的界定。问题是,我们尽量能够解决定量分析问题,因为附加值首先是 一个数量的概念,仅仅用定性分析不能充分说明问题。你是搞产业领域研究的,我真的很希望能设法找出一些有说服力的数据,来解决这个问题。可能地方行业协会 或者商会的数据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但缺乏获得数据的渠道。我估计,要做好这个课题,恐怕还得进行相当深入的调查研究,东莞或者是温州等地应当是理想选择。 但我们这些人凡事缠身,恐怕有心无力。教授们在学校,有寒假,有兴趣真的可以试一试。做个课题,搞清楚了,价值是很大的。能说清楚别人说不清楚的问题,这 就是本事和贡献。我要是还像前多年从事调研这个行当,我早就去搞了。呵呵。


    回复丁礼庭:

    我们现在讨论的话题是“中国制造到底是不是低附加值?”,而不是什么“企业不需要追求高附加值”。请你不要把自己杜撰的概念强加于别人头上,也请你不要转换话题和偷换概念。

     你说附加值和市场是两个东西两个概念,这本身就大错特错了,至于你说“同样”“兼顾”之类的话,也不能帮助你的论点成立。不通过市场,再高的“附加值”都 等于零,你就是造一个能搞清宇宙起源的卫星也没用,没有客户认你的卯,你只会是一个锁在柜子里的废品,连基本的价值都没有,更遑论“高附加值”了。独立于 市场之外的所谓“附加值”是不存在的。

    这里没有什么“同样重要”的概念,是“唯一”的概念,知道了吗?

    还是盯着我的“附加值定理”说话比较好,能批驳倒这个“定理”才是真本事,才算说到了点子上,否则说来说去都是绕弯子,没啥用的。

    回复较真儿:

   

  评论这张
 
阅读(77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